289、人类悲欢从不相通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曾经,当任小粟听说诸神的黎明时,他就觉得暴徒把这个名字给起的太草率了。
 
    通常人们在看到诸神的黎明时总会联想到诸神的黄昏,听起来就比较不吉利。
 
    而且问题在于,黎明与黄昏中间的那段时间该怎么起名才比较好听呢?
 
    诸神的大清早?
 
    感觉不太合适。
 
    诸神的晌午?
 
    感觉也不太合适。
 
    而且诸神的黄昏之后算什么时代?诸神的二半夜吗?
 
    任小粟认真跟颜六元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还在109壁垒里开药店呢,罗岚也还在下水道里钻着呢。
 
    当时颜六元听到任小粟说这些话的时候,头都快笑掉了。
 
    可现在,那个给颜六元讲烂笑话的少年,只能在姜无的背上昏迷不醒,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颜六元带着所有人混在逃难的人群里离开了108壁垒,如今任小粟没法带领大家,那他这个做弟弟的理所应当站了出来。
 
    他们必须离开,李氏在108壁垒的力量并没有被完全摧毁,如今李氏和杨氏的纳米战士还在荒野上相互厮杀,杨氏功成之后想要撤离,可这事哪有那么容易。
 
    只是如果等他们战斗结束,恐怕反过头来便会重新组织力量通缉他们。
 
    任小粟之前使用影子的时候便没有再留手,所以关于任小粟身上的一些秘密可能也会有暴露的危险。
 
    毕竟当时是有李氏纳米战士逃离了的。
 
    当然,那个时候任小粟浑身外覆式装甲,连脸都没露,就算说那是许显楚也说得过去。
 
    虽然最后他将浑身装甲都化作了盾牌,但那个时候李氏也根本顾不上注意任小粟到底是谁了,他们也没有任小粟的影像资料可以用来辨认。
 
    更何况,参与战斗的李氏纳米战士也未必就活下来了,颜六元他们逃离时,杨氏的纳米战士已经赶到,并且与李氏的纳米战士瞬间爆发战斗。
 
    当然,想归这么想,具体有没有人发现任小粟身上的秘密还有待确认,而且当下里,秘密已经不是颜六元最首要考虑的事情了。
 
    他需要考虑的是,怎么给任小粟稳住伤势,并带大家安全离开。
 
    车已经坏了,他们只能一路步行随着难民们向北方移动,路上颜六元也想找一辆车,可他们在路边找到的车都是已经损毁的,不能开了。
 
    没有任小粟带着,这一次他们就连食物都没准备太多,与以往有准备的逃离不太一样,这次颜六元他们和其他难民一样狼狈。
 
    小玉姐倒是做了不少准备,可是他们现在加上任小粟足有六个伤员,光是要照顾伤员就已经不堪重负了,抬人都必须轮流来。
 
    所以在逃难的路上,他们丢弃了一些物资,只保留了一些必要的食物和荒野生存必备的用品,例如火柴。
 
    不是说物资不重要,而是他们觉得,人更重要。
 
    颜六元带着手套,所有脖颈以下的皮肤都遮掩了起来,因为万一和难民起冲突的话,整个队伍里能依靠的,就是颜六元身上的纳米机器人了。
 
    王富贵、李清正、小玉姐都没什么武力值暂时只能依靠手枪,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几个男同学身上的纳米机器人加起来都没颜六元多。
 
    而且他们控制纳米机器人还有半秒延迟,这要跟人打起来,纳米机器人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家的拳头都已经打脸上了。
 
    倒是颜六元在掌控纳米机器人上有些天赋,他现在甚至能将纳米机器人汇聚于特定部位,当战斗的时候只要他带着手套,脸上是不会出现银色纹路的。
 
    以前在难民队伍里,都是任小粟负责在前面开路的,这是为了保证后面的队伍不被人潮挤散,而这次开路的人换成了颜六元。
 
    “六元,”王富贵说道:“要不我和李清正替你一会儿,你休息一下?”
 
    颜六元回头说道:“不用,以前我哥怎么做的,我现在就怎么做。”
 
    难民的队伍一路往北走去,寒冷的冬天又有积雪,一天也走不了多远。
 
    但他们不敢回头,身后说不定就有那些恐怖的实验体跟着,之前壁垒里动静虽大,可逃掉的大部分难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是谁救了他们。
 
    倒是有一小部分人知道怪物可能被人赶走了,可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万一怪物再回来怎么办。
 
    当天晚上,难民们就在壁垒北边不算太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个茫然的远远眺望那座残破的壁垒。
 
    颜六元一个人走入荒野,带着锅、绳子,还有小玉姐带出来的干瘪馒头。
 
    他们的口粮只够两天时间的了,如果想撑的更久一些,那他只能学着任小粟去打猎,而且受伤的任小粟需要吃肉食,不能只吃干粮。
 
    颜六元回忆着,当初任小粟只教过他如何捉麻雀,因为捉麻雀算是最简单的捕猎技巧了。
 
    麻雀不是候鸟,所以到了冬天,有些麻雀已经断粮很久了,这是最好捉的时候。
 
    可是颜六元把大锅支起来之后,硬生生在雪地里趴了四个小时都不见一只麻雀去锅下啄食。
 
    期间,颜六元明明看到好几只麻雀都已经落在了雪地上,可他呼吸稍微紊乱一下,那些麻雀就惊走了。
 
    飞禽本就是最警觉的动物之一,灾变之后的飞禽更是鬼精鬼精的。
 
    颜六元并没有气馁,他重新调整好呼吸,以前任小粟回家都会给他说,捉麻雀可简单了,可真到自己来尝试的时候,才发现任小粟只是在故作轻松。
 
    一个人趴在雪地里是很艰苦的,身体陷在雪地里,冰冷刺骨的凉气从衣服的缝隙渗透进去,就像刀子一样,在皮肤上割了一刀又一刀。
 
    而周围,则是无人的荒野,没人能陪着说话,也没什么可消遣的娱乐方式,只剩下孤独。
 
    整整一晚上时间,颜六元趴在雪地里动都没动,手脚都麻了。
 
    有一次麻雀来把他锅下的馒头碎屑叼走,结果颜六元想要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敏捷的行动能力,那硕大的麻雀顶翻铁锅便飞走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