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扑克之威!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要说颜六元身上一个好端端的诅咒技能,硬让任小粟给发掘成了一种特殊的生产力,搞得颜六元有时候诅咒其他难民的时候,都下意识的想要安排点食物……
 
    在这种大家都不怎么知情的情况下,李清正也忽然变成了他们队伍里的福将。
 
    关于颜六元的能力,任小粟决定还是对大家隐瞒了下来,因为这能力太过匪夷所思,就连自己也豁免不了。
 
    有时候,这种无形无影的能力,反而更加让人忌惮一些,所以任小粟也交代颜六元要保密,此事仅限于颜六元、任小粟、小玉姐三个知道。
 
    于是,李清正也纳闷了,自己难道真是传说中的福将?
 
    不然他怎么倒什么霉最后都能和食物联系在一起……
 
    按常理来说,一个超凡者如果发现自己有诅咒的能力,那肯定都用在很有攻击性的地方了。
 
    就连颜六元也是这么思考的,这才是正常逻辑啊。
 
    然而,他低估了任小粟的脑回路……
 
    晚上收工回到屋里的时候,忽然有流民的首领来找到颜六元说道:“你找食物的能力很强,有没有考虑过加入我们?”
 
    颜六元当时就不乐意了:“你特么找食物能力才强呢。”
 
    自己这明明是非常可怕的诅咒能力好吗,怎么就变成了荒野生存能力?
 
    那流民的首领噎了一下,换其他壁垒人肯定是躲着颜六元走的,但流民不同,他们一辈子都在争勇斗狠,所以看到颜六元便感觉看到了同类,却并没有那么害怕。
 
    要知道这流民的首领以前在集镇上,也是出了名的狠人。
 
    流民首领笑了笑:“我叫曹君鹏,你可以叫我曹哥,这世道里我们必须抱团才能生存,你们那边那么多女娃娃,而且还带着几个伤员,能在这世道里熬多久?总不能就靠你一个人撑着吧?”
 
    此时在外人看来,任小粟他们这个队伍就仿佛全靠颜六元撑着似的,因为所有脏事狠事都是颜六元出面来解决的。
 
    然而颜六元忽然冷笑起来:“曹哥?你也配?这世上只有一个人配当我哥。”
 
    曹君鹏平静道:“你说的是你那个残废哥哥吧,以前他可能很厉害,但我听医生回来说了,他身上粉碎性骨折的地方就有好几处,你还指望他以后能站起来?就算站起来也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听我的,这世道不能意气用事,你会被他拖累的。”
 
    忽然间,曹君鹏向后退了五六步,因为他看到颜六元从袖口里抽出了匕首。
 
    颜六元平静道:“你这孙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长得就不想什么好人,在流民里面耍耍威风就差不多了,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颜六元这辈子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说任小粟坏话,他在心里基本上已经给曹君鹏判死刑了。任小粟就在屋子里面,肯定能听到曹君鹏说什么,颜六元怎么能允许别人这样恶心任小粟?
 
    外界如今都知道任小粟是颜六元的哥哥,那个之前给任小粟看病的医生嘴上也没个把门的,所以大家在心里都明白,任小粟八成是废了。
 
    可只有任小粟他们自己知道,这队伍里谁才是做主的人,任小粟会不会残废?必然不会。
 
    可是忽然间,屋子里的任小粟忽然说道:“六元,你怎么能这么和人说话,道歉。”
 
    颜六元笑眯眯的对曹君鹏笑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长的不像好人,你长的挺好的。”
 
    结果刚说完,却听屋子里面任小粟说道:“我让你道歉,没让你说谎。”
 
    “奥,”颜六元应了一声:“会错意思了。”
 
    曹君鹏冷笑:“你们才几个人,真以为我们不敢动你?小小年纪就不知好歹,明天咱们工地上见,等你死了,看你哥哥怎么办,还有你身边那些女娃娃恐怕会生不如死。”
 
    这营地里虽然不管打架斗殴,但却禁止杀人,如果杀人的话会挨一顿毒打,而且工作量还要加倍。
 
    但工地上却是没人管的!
 
    颜六元回到屋里,任小粟说道:“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颜六元愣了一下,他知道对方说的威胁话语已经触及到了任小粟的底线,换做以往这曹君鹏怕是当场就惨死了。
 
    可任小粟会用什么办法解决?
 
    任小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虽然还不到十天,但骨缝已经初步愈合了,虽然不能剧烈运动,但是在纳米机器人固定的情况下,可以勉强下地走路了。
 
    任小粟说道:“等我制造一些混乱,晚上我们就找机会离开这里,六元你注意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
 
    颜六元眼睛一亮:“好!”
 
    半夜的时候,曹君鹏等人密谋着什么,几个流民围坐一圈玩着斗地主,这扑克还是加强连赏给他们的,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加强连用了多久,被淘汰下来了。
 
    但对于流民来说,这时候能有扑克就不错了。
 
    想在难民营里拉帮结派,首先要跟杨氏的士兵搞好关系,不然就是聚众闹事,前几天还是这曹君鹏抓到了两只野鸡给加强连送去,这才被默许他们抱团的,扑克也是那时候赏给他们的,就像是一种恩赐。
 
    曹君鹏说道:“明天到了工地,趁士兵不注意的时候就把那小子给拖到树林里去弄死,记住,捂住他的嘴别让他求救,他们那边那个王富贵跟士兵关系很好,以免惹上什么麻烦。”
 
    “那王富贵不就是个给士兵端茶倒水的嘛,有啥好怕的,”一个汉子大大咧咧的说道:“一张3!”
 
    能上牌桌的就3个人,其他的手下则只能围在一旁看着,听他们说话,整个屋子里充满的脚臭味。
 
    “一张4,”曹君鹏抽出一张牌打在了桌子上。
 
    结果这时候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往桌子上扔了四个3。
 
    曹君鹏当时就骂起来了:“老子打个4,你出四个3?!你特么会不会打牌,啊?而且3不都打过了吗,这4个3从哪来的,你特么出老千!”
 
    “咦,不对劲啊,这牌不是我出的啊,”一人说道。
 
    曹君鹏环顾四周:“这谁扔的四个3?”
 
    然而此时,却见那桌子上的四个3正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热!
 
    轰隆一声,这间刚盖好的木屋竟是连顶都被掀飞了,里面的所有人像是焖罐里的鸡一样,一个都没跑掉!
 
    任小粟听着外面的声音,忽然对身边的王富贵等人说道:“准备动身!”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