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庆氏易主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111壁垒里的山就叫做银杏山,秋天是遍山金黄,然而等到了冬季,银杏叶子纷纷坠落山谷,只剩下枯萎的树枝。
 
    繁华落幕,碾落成泥。
 
    庆缜站在原地看着山谷上的一片枯萎景象,忽然笑道:“可惜了。”
 
    这大概是庆缜最喜欢说的三个字。
 
    周秘书在一旁皱眉说道:“来人,给庆缜脱掉鞋子,押他上银杏山!”
 
    却见旁边负责戒严银杏山路的士兵迟迟未动,周秘书动怒了:“你们敢不听命令。”
 
    然而那两名士兵却依然未动,似乎不忍去干这种事情。
 
    庆缜笑着看向那名年纪小些士兵说道:“我记得你,你叫张余歌,以前是我手下的兵,杀火种公司的时候你立过功。”
 
    那名叫做张余歌的士兵激动起来,他站直了身子喊道:“第五作战旅张余歌,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庆缜再转头看向另一名士兵笑道:“你叫王航,也是我手下的兵,你妈妈身体好些了没有。”
 
    王航眼眶顿时红了:“感谢长官,没想到您还惦记这种小事。”
 
    庆缜对周秘书叹息道:“这都是精兵强将啊,本该在外征战,结果因为我的关系,被人拴在这里当做看门狗来用,可惜了。不要为难他们,我自己来。”
 
    周秘书在庆缜身后冷声道:“你可知道,庆氏历史上所有影子都没有像你这样的,他们都低头了!”
 
    庆缜笑了笑:“可我是庆缜。”
 
    仿佛庆缜二字本就该有某种魔力似的,傲从骨中生,万难不屈膝。
 
    说着,庆缜便自己脱掉了鞋袜,一步步朝那银杏树叶全部凋敝的山上走去。
 
    凛冬寒风在山路上呼啸而过,地面冰冷如刀。
 
    然而旁人却无法在庆缜脸上看到痛苦与沮丧,只见庆缜走了一会儿忽然指着一处山坳说道:“我小时候还和罗岚在那里玩过泥巴,那时候溪水很凉,我们就把偷来的柿子给冰镇在里面,隔一会儿取出来就特别好吃了。那时候,庆允还跟在我们后面,不过他好像从小就挺讨厌我的。”
 
    周秘书默不作声,谁也没想到庆缜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有如此闲情逸致。
 


  • 上一篇:305、21公里山路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307、抵达88壁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