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张司令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原本还喧嚣着的晚宴现场,忽然就沉寂了,所有人都屏气凝息,似乎在等待其他人来打破这僵局。
 
    一位侍从忽然因为紧张,不小心碰掉了一张桌子上的香槟塔,哗啦啦的破碎与躁动声,打碎了原本的寂静,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场地,而来宾们则忽然松了口气。
 
    随着香槟塔的倒塌,原本有些凝固的气氛,终于也随之破碎。
 
    有人问道:“三叔,刚刚那位是178壁垒派来的代表吗?”
 
    杨钰安将手中的香槟递给旁白的侍从,他已经没什么心情喝酒了:“是他,许显楚。”
 
    大家都知道,今晚的主宾其实就是这位许显楚了,西南地区打的战火纷飞,而178壁垒却始终屹立在那里,仿佛对西南的战争一点都不感兴趣似的。
 
    然而它安静着,却不代表其他人可以忽视它。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都知道,那座要塞里,藏着一群猛兽。
 
    其他的壁垒,都被称之为壁垒,也只有178壁垒,偶尔在私底下会被人称作要塞,似乎也只有它有资格获得这样的称呼。
 
    当真正的全面战争来临时,那座宏伟要塞就会像一座精密的战争机械,巨大而又有力的齿轮相互咬合,然后摧毁能够威胁那座要塞的一切。
 
    当然,很多人并不曾真正见识过,178壁垒在西北的地位,早就越穿越神了。
 
    所以,相比宗氏的宗丞而言,杨钰安必然更在意178壁垒的态度,可现在178壁垒的代表走了。
 
    “那个叫做任小粟的少年,是您邀请的么?”有人问道:“他是什么来头,为何那个许显楚如此在意他?”
 
    杨钰安皱起眉头,他从情报里知道任小粟曾在境山之路上与许显楚同行过,但任小粟不过一个流民而已,他都几乎将这个流民忽略了,只当那少年是个不小心卷入是非的流民而已。
 
    然而却没想到,自己的侄女对这任小粟另眼相看,就连许显楚也将对方视为好友。
 
    这必须是非常重要的朋友、非常想见的挚友,才会抛下这么重要的晚宴离开吧?
 
    不过杨钰安没有多说什么,他笑着看向宾客们说道:“晚宴出现了一点小插曲,但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影响诸位的雅兴,各位继续吧。”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他不想多谈了。


  • 上一篇:323、两支野草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325、你看这锅,又大又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