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有内鬼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战后重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为它意味着你要先把废墟清理掉,然后才能重新盖新的建筑。
 
    要先经历痛苦,才能获得新生。
 
    任小粟带头将死去的同伴安葬,原本他想给这些人一一刻碑的,可后来他发现,这群土匪有些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如果没有任小粟建立这个聚居群体,恐怕这些人死后便会被人遗忘。
 
    他从收纳空间里面取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任小粟递给杨小槿时说道:“登记一下活着的人吧,这就是我们以后的花名册了。”
 
    一支正规军,最先有的就应该是花名册,它意味着每个人都会被记载下来,也意味着这名册上的每个人,都被认可。
 
    不过当杨小槿开始记录的时候她就有点头疼了,这些土匪竟然不让她记本名,而是让记外号,老鼠、乌鸦、土坑、臭鸡蛋……
 
    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啊!
 
    杨小槿耐心说道:“这个花名册是要记本名的,而且你们这外号也……”
 
    金岚乐呵呵笑道:“大嫂你就给他们记外号吧,你点名的时候要是喊他们本名,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大家都是土匪嘛,土匪就是叫外号的呀。”
 
    杨小槿想了想笑道:“行!”
 
    然而就在这时,负责带队处理废墟的许金元,忽然走来对任小粟说道:“大哥,废墟下面发现了一个东西。”
 
    任小粟看向许金元手中的东西,竟然一个卫星电话!
 
    眼见这卫星电话都已经碎了,他好奇问许金元:“这是在哪找到的?”
 
    “就是在我们那座砖房的废墟下面,藏在床铺底下,”许金元说道:“一个屋里的铺子有二十人,我回想了一下那张床铺是一个叫做老刁的土匪睡的。”
 
    “这老刁人呢?”任小粟说道:“把他喊来问话。”
 
    “他死了,”许金元说道:“所以我才偷偷来问大哥您,怎么办。”
 
    任小粟皱起眉头来,卫星电话这玩意肯定不是土匪能拥有的,这卫星电话的主人必然是通过它与外界的财团联系,汇报信息。
 
    只是不知道这卫星电话联系的是哪家财团?
 
    庆氏?还是宗氏?
 
    都有可能。
 
    这两家财团对河谷地区都觊觎已久,指不定安插了多少线人。
 
    “先不要声张,万一不是老刁兄弟的,这事传出去就坏了他死后的名声了,”任小粟说道:“这卫星电话也可能是别人的。”
 
    这时候任小粟甚至怀疑这电话是许金元的,他在88壁垒看过一本侦探小说,小说里讲,凶杀案的目击者、发现者,百分之四十多就是真凶。
 
    不过任小粟没有声张,让许金元继续去干活了。
 
    杨小槿走来问道:“怎么了?”
 
    “这地方怕是不能呆了,”任小粟说道:“等咱们回去接了颜六元他们,就往西北方向走走,找到一个隐匿点的地方再重新安家,这里的情况怕是已经被泄露出了,若是庆氏还好,但要是宗氏曾在这里安插过棋子,那宗氏军队席卷过来的时候咱们可抵挡不住。”
 
    “嗯,”杨小槿认同这个看法,她并不觉得任小粟小心谨慎一点有什么错。
 
    宗氏打土匪之所以头疼,是因为土匪四处流窜,如果他们在这里定居,那宗氏对他们还是非常容易的,所以任小粟就想要进山重新找一个新的安居点。
 
    当天晚上的时候,金岚去找任小粟,结果走到跟前就听到任小粟和杨小槿低声说道:“北方匪患害我们死了兄弟,我这边已经联系了老许,下周他就要带队来到这里,届时我们一起清算北方土匪!”
 
    金岚是个大嘴巴,他知道这事,基本等于整个聚居地所有人都知道了。
 
    任小粟看向金岚:“你找我什么事?”
 
    “嗷嗷,”呆滞的金岚回过神来:“兄弟们想问您……我把要问的事给忘了!”
 
    “那你回去想好了再来,”任小粟没好气的说道。
 
    等金岚回去之后,关于明天许显楚会带队过来的消息就传开了。
 
    土匪们一听全都愣住了,所有人都吵闹着讨论,说许爷带来的肯定是178壁垒的人,他们这些土匪的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能给大哥任小粟丢脸!
 
    灾后重建的日子,很平淡,不会有人总是沉湎在悲伤与痛苦之中,日子还要继续。
 
    金岚等人干活比以前更加卖力了,大家都还惦记着那些摩托车呢。
 
    就在三天之后的半夜凌晨,等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竟有一个人影悄悄摸出了聚居地。
 
    聚居地里并不安静,土匪们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这人将要离开聚居地的时候,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聚居地,眼神似乎有些留恋,但他挣扎了一分钟后还是继续向北跑去,他要离开这里北上了!
 
    然而还没跑两步,这人影便看到任小粟笑吟吟的坐在一处阴影里看着他。
 
    任小粟乐呵呵笑道:“原来是你啊,你外号叫什么来着,老鼠?”
 
    那个叫老鼠的土匪当场便跪下了:“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你是谁家的人?”任小粟好奇道。
 
    老鼠小声说道:“原本在北方定远山土匪窝里,是定远山山寨首领让来达板山的,后来就跟着达板山的土匪来这了,不过他背后也还有别人。”
 
    “你倒是挺老实,啥都交代,”任小粟叹息道。
 
    老鼠有点着急:“我也不想走的,只是就算我留下来,以后定远山的人把我是内奸的消息传出来,我也活不下去。”
 
    这就是内奸的尴尬之处,错误的开始,导致错误的结束,这些天老鼠也动心了,想在这里好好过日子,可他能留下来吗?到时候恐怕两边都不会放过他。
 
    “那个东西是你的?”任小粟问道,但他没提什么东西:“你带着那个干嘛?”
 
    老鼠说道:“那卫星电话是早先首领发的,用来传递消息。”
 
    任小粟点点头,这就对上了。
 
    可自己该如何处置这个老鼠?放他走?任小粟没那么好心。
 
    但想到这些天来相处的时光,任小粟又有点惆怅。
 
    任小粟轻声说道:“你若不走、不背叛,日后事发我可能也不会拿你怎么样,许金元以前也是来当内奸的,但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老鼠,来世再一起当土匪吧,这一世不行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