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下乡送温暖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聚居地里,金岚忽然疯了一样跑向任小粟:“大哥大哥,送东西的人来了!”
 
    任小粟纳闷了:“什么送东西的人?”
 
    “就是以前给我们送过枪械和摩托的人,”金岚喊道:“我在山坡上看到他们的车队了,快到了!”
 
    “走,去看看,”任小粟带着金岚往东边走去,杨小槿二话不说便开始选择狙击点,以防双方发生冲突。
 
    这段时间以来,任小粟老听土匪们说着河谷地区有人送粮食送武器,但他却没有亲眼见过。
 
    任小粟站在一个土丘上面看着对方的车队,车身上没有任何标识。
 
    此时他发现,这车队好像非常熟悉河谷地区似的,哪里有沟哪里有河,都一清二楚。
 
    看来,这群人这些年没少在河谷地区忙活啊。
 
    车队还没到呢,车上的人看到任小粟他们便开始远远的招手,亲切的跟见了老乡一样。
 
    不过车队没靠近,而是远远的停在一处黄土坡下,车上跳下来三十个人朝他们这边慢慢走来,这队形看似松散随意,却始终保持着攻击阵型,两翼的士兵斜举着枪械,他们的枪早就上膛了,随时都可以开火。
 
    这些士兵的气质,让任小粟感到非常熟悉……
 
    忽然间,任小粟感觉为首那人有些眼熟,但他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对方,等这批人慢慢靠近后,为首一人笑道:“老乡,咱们这里谁管事啊?”
 
    任小粟乐呵呵笑道:“我管事,你哪位啊。”
 
    对方笑着说道:“我是来给你们送枪械和补给的啊。”
 
    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财团进壁垒工厂给壁垒百姓送大米一样亲切……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你是庆氏的人?”
 
    对方挑挑眉毛说道:“不是啊。”
 
    “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任小粟疑惑道:“咱俩在哪见过吗?”
 
    对方笑道:“我也感觉你有点眼熟,也可能是咱们两个有缘吧。”
 
    说话间,这说话之人身后的士兵开始有了细微的动作,每个人握住自动步枪的右手都放在了扳机上,他们觉得气氛不对劲了,别是有人在这里埋伏他们!
 
    任小粟撇了他们一眼,眼瞅着气氛越来越紧张,他决定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是任小粟。”
 
    旁边金岚等人都迷茫了,大哥这是干啥呢?
 
    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对方一听到任小粟这仨字,忽然愣住了,然后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任小粟:“您是任小粟?”
 
    金岚等人下巴都快掉了,自家大哥这么出名的吗?看来自己这群土匪,对自家大哥还是不够了解啊!
 
    任小粟问道:“我需要怎么证明?”
 
    对方想了想说道:“罗老板送过你什么。”
 
    任小粟顿了一下:“一面锦旗……”
 
    “哈哈哈,”对方忽然乐了:“还真是你啊,你好,我叫许瞒。”
 
    许瞒非常客气,旁边的金岚等人则是一头雾水,锦旗又是什么?
 
    金岚好奇道:“大哥,你以前是医生吗?”
 
    在金岚他们印象里,这年头好像只有医生能收到锦旗了。
 
    任小粟看向金岚他们:“咳咳,那个治伤的黑药你们也用过。”
 
    当初在境山里,就是许瞒发现了任小粟的踪迹,两个人算是曾经有过冲突。
 
    不过当时是夜晚,双方并没有近距离搏斗过,而且那时候任小粟脸上还没洗净,所以现在他们面对面也没认出彼此来。
 
    许瞒继续说道:“当时你也在境山里面,但可能因为你没有进入境山那座废城,所以我没见过你,我那天晚上是负责抓捕许显楚的。”
 
    这句话一出,任小粟就明白了……
 
    此时许瞒说道:“不过还是感觉你很眼熟啊,咱们在哪见过吗?”
 
    “哈哈哈不眼熟不眼熟,”任小粟笑道:“我刚才也是认错人了。”
 
    这特么肯定不能眼熟啊,不然庆缜、罗岚、许显楚,说不定都知道那天晚上的真相了啊!
 
    许瞒疑惑道:“可真的很眼熟啊!不对,你……”
 
    任小粟汗都要下来了,他转移话题说道:“你怎么跑这来了,合着河谷地区送军械的人,就是你们庆氏?”
 
    “奥,这事早就开始了,我也是去年才过来,”许瞒说道:“当时庆缜长官被软禁,所有人被打散了编入其他作战序列,我收到庆缜长官的指示,偷偷跑到河谷地区接手这里的事务。”
 
    任小粟忽然意识到,原来这里的计划全是庆缜自己的意志,而不是庆氏财团的安排。
 
    可早几年的时候,庆缜怕是还在受庆氏主席团钳制,那时候对方就开始布局河谷地区的事情了?
 
    这想的也太远了啊!
 
    杨氏、李氏、宗氏摊上这样的对手,也真够倒霉催的,本来宗氏想着趁张景林不在的时候分化178壁垒内部,结果庆缜还专门把张景林给送回来,也不知道宗氏的人知道这事吐血了没有。
 
    许瞒忽然说道:“罗老板这边还专门交代,如果遇到你的话转告你一声,我们准备行动了。当然,就算你没来得及回去,他也会帮你把你弟弟等人带出来的。”
 
    “庆缜准备救罗岚了吗?”任小粟疑惑道:“你不怕把这事告诉我,我出卖你们?”
 
    “罗老板说,你可以信任,”许瞒笑道:“我们做下属的,听命行事。”
 
    任小粟砸吧砸吧嘴,被人信任的感觉,还行。
 
    他问许瞒:“那你们呢?你们有什么计划?打宗氏?”
 
    庆缜既然提前在北方准备好了后手,那这时候肯定也是要派上用场的吧?
 
    许瞒解释道:“我们就笼络了北方一些土匪,根本打不过宗氏。庆缜长官布局这里,也不是为了让我们打宗氏送死的。”
 
    任小粟好奇心起来了:“那你们在这干嘛啊。”
 
    许瞒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河流上游最大的洪峰将在十天左右抵达,我们将在那时摧毁这河谷地区的一切桥梁建筑,阻止宗氏南下援助杨氏。另一部分人则南下摧毁杨氏所有壁垒外的工厂。”
 
    任小粟愣住了,他总觉得庆缜的计划,就像是一环扣着一环似的。
 
    仿佛庆缜几年前就打算要将整个西北西南纳入庆氏的版图里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