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随行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这支由中原前往178壁垒的队伍人数并不算多,任小粟虽然身受重伤躺在后座不能动弹,但他大致听一下也能分辨,这队伍大概二十人左右,六辆越野车组成一支车队,后方还有一辆专门拉运补给的车子。
 
    车队里,主事人大概就是那对叫做王圣知和王圣茵的兄妹了,不过这俩人好像也没什么架子,看起来都很随和,队伍里其他人面对他们也没什么压力。
 
    行进时,任小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那右腹部的撕裂伤十分惊人,幸好有这些人给自己缝合伤口,不然还没等他醒过来使用黑药,恐怕命都没了。
 
    缝合伤口的线脚规则整齐,能看出缝合这个伤口的人很仔细很用心。
 
    听这些人说话内容,任小粟才知道自己竟然被洪水给带出了一百多公里,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
 
    吃饭的时候会有王圣知的下属,把热好的速食饭菜拿给任小粟,而任小粟便在车上默默的吃着,沉默寡言。
 
    不过车队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刚刚遭逢大难,所以觉得沉默寡言也比较正常。
 
    太阳落山之后,这支车队准时宿营,任小粟听他们围着篝火讨论整个西北、西南局势,一名汉子说道:“这边怎么忽然就打仗了,不是好几十年没打过了吗,咱以前都没关注过这边。”
 
    却听王圣知笑道:“以往是交通不便,中原地区的各家又对西南没什么兴趣,自家的事还整不明白呢,哪有空关心这边的事情,反正又没什么交集。”
 
    西南的地理位置注定了那里成为一块半隔绝的地带,但似乎是因为突然爆发战争的关系,导致中原地区一些人目光也投到了这里。
 
    “据说那个庆缜是非常厉害的人物,”王圣茵想了想说道:“虽然咱们不知道这场战争的详细经过,但庆氏和杨氏把李氏打掉之后,好像杨氏也被庆缜玩弄于鼓掌之中,这种好战之人,一定要小心一些。”
 
    在外人眼中,这场战争到现在图穷匕见,就仿佛是庆缜在一手操控一般,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是庆缜的野心与谋算。
 
    然而只有身在局中的人才会明白,庆缜这一路走来都只是筹谋自保而已。
 
    正如庆缜自己所言,但使他又二顷良田,安能配庆氏帅印。
 
    那时代的洪流里,安于现状的人终将消亡,黑暗的长路上,在看到光明之前谁也无法回头。


  • 上一篇:374、杨小槿的复仇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376、周应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