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命硬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宗氏当然是不希望这里开商路的,毕竟宗氏所处地域贫瘠,这一直都是限制他们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因为这事,宗氏财团才一直想要扩张。
 
    如果商路打开,将会有数不清的商队来到西北,178壁垒将越来越强大,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哪怕178壁垒如今毫无扩张意图,可宗氏在178壁垒旁边能不害怕吗?
 
    当然,宗氏倒是可以继续培养新的土匪来掌控河谷地区,但以前是178壁垒张景林不在,所以壁垒暂代司令的人不想管壁垒以外的事务。
 
    而现在不一样了,张景林回来了!
 
    十几年前的178壁垒有多么强势,宗氏财团的高层可是历历在目,他们隐忍发展了十多年,如今若是再让178壁垒重新恢复十多年前的荣耀,那宗氏怕是要凉了。
 
    所以庆氏和杨氏如今打的那么凶,也不见宗氏南下占便宜,一方面是因为庆缜断了宗氏南下的捷径,二是宗氏忌惮178壁垒在侧,不敢异动。
 
    晚上周应龙带着他们找到一个背风的地方宿营,这周应龙似乎经常混迹荒野上似的,对荒野上的事情门儿清。
 
    任小粟如今有了黑药,伤势也就没那么疼了,但他还装作一副行动艰难的样子。
 
    他慢慢下车想要活动时,王圣茵还专门过来搀扶他,任小粟拒绝了,表示自己可以缓慢活动。
 
    倒是这王圣茵,一点也没在意他身上的血污。
 
    任小粟找了个土丘靠着坐下,忽然有人说道:“听说西南那边好多壁垒都破灭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中原壁垒都还好好的呢。”
 
    周应龙乐了:“我给你们说,我有个好兄弟叫许显楚,只要是他去过的壁垒,除了我178的,其他全塌了!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他灾星,后来发现178没事也就没想那么多了,结果前阵子他一去88壁垒,88壁垒也塌了……”
 
    王圣知笑道:“他自己没事吗?”
 
    “那能有什么事,他都是在塌掉之前就离开了,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周应龙乐呵呵笑道:“我这许显楚兄弟命硬,壁垒塌了他都没事。”
 
    “那还真是天选之人呢,”王圣知说道:“到了壁垒可否引见一下?”
 
    “哈哈,当然可以,”周应龙说道:“不过老许自己不认这个事啊,他说还有比他命更硬的,他都是在壁垒塌掉之前离开,所以没事,而他那个关系特别好的兄弟次次都没能提前离开,照样没事……”
 
    任小粟听了这话就知道周应龙说的是谁,他仔细一回忆好像是这样啊,自己去过的壁垒都崩塌了,连杨氏的88壁垒都不例外。
 
    不过这些壁垒倒塌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前面几个要么是地震所致,要么是李神坛为了复仇以及实验体入侵,就连88壁垒破灭也是庆缜为了就罗岚。
 
    跟自己真的没什么关系啊!
 
    此时王圣知听了周应龙所言更感兴趣了:“要是能见到你口中所说这位天选之人,那一定很有意思吧。”
 
    周应龙从车上搬了一箱酒下来问道:“你们喝酒么?我这羌(qiang)酒可是上好青稞酿成的,用的水都是雪山水,甘甜!”
 
    其他人都摇摇头,唯独王圣知说道:“我可以陪你喝点,不过178壁垒军中可以喝酒吗?”
 
    周应龙大大咧咧说道:“我们那地方,冬天轮休的时候是允许喝酒的,没酒暖身子根本不行。”
 
    “现在快要到夏天了,”王圣茵说道。
 
    周应龙想了想:“你们不告诉司令就好了,这酒可是我冬天攒下来的。”
 
    “可是178壁垒周边粮食产地应该不多吧,你们这青稞哪来的?”王圣茵好奇道。
 
    周应龙忽然不说话了,似乎这事是个很重要的秘密一般。
 
    任小粟也意识到,这178壁垒果然有秘密,青稞产地距离178壁垒并不近,如果真像外界所说178壁垒寻常情况不会出壁垒,那周应龙怎么如此了解河谷地区的流民聚居地,那这青稞是如何运到178壁垒的?
 
    周应龙转移话题道:“你们这次从中原来,是打算跟张司令做什么生意啊?中原的酒好喝吗?”
 
    “中原盛产的当然是粮食了,还有茶叶和布匹,”王圣知坐在轮椅上笑着说道:“但张司令最想要的东西应该不是这些,而是药品。”
 
    听到药材的时候周应龙眼睛一亮,行军打仗的人最清楚178壁垒最缺什么。
 
    外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确实很缺粮食,但他们其实并不缺肉,饿是肯定饿不死的。
 
    而药品这东西就太宝贵了,随便打一场仗,药品将决定伤员的存活率。
 
    任小粟恍然,难怪张景林这么想打开商路,而宗氏大概也猜到其中重要意义了。
 
    以前听张景林讲课的时候,张先生就说过,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性,只不过时代不同,这丝绸之路上的商品也必然不同。
 
    当时任小粟还不理解张景林忽然提这事干嘛,如今看来,张景林对这事思考了很久。
 
    王圣知喝了两口酒便停了下来,王圣茵给他膝盖上盖了一块毯子。
 
    “酒量太差了,”周应龙小声嘀咕道,忽然间,他看向任小粟:“你喝酒不?”
 
    任小粟摇摇头:“不喝,我身上还有伤。”
 
    周应龙想了想:“伤口需要消炎,酒能消炎,你喝点酒伤口就不会发炎了,你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旁边的王圣茵没好气道:“什么破理论,受伤之后需要免疫系统来应对损伤和感染,你喝酒之后麻痹了免疫系统就等死吧!”
 
    周应龙张了张嘴巴,受知识水平所限根本无法反驳王圣茵的话,最终只好小声对任小粟嘀咕道:“别听她的,她说的也不一定对,你听过关公刮骨疗伤没,人家武圣人关公受伤之后都喝酒……”
 
    任小粟无奈摇摇头,他倒不是怕对伤口有影响,而是他不想在陌生的人群和环境里失去清醒与理智。
 
    周应龙嘀咕道:“真没意思。”
 
    可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听到远处有车辆穿越荒野时的引擎轰鸣声,周应龙放下了酒瓶冷笑道:“这宗氏的狗胆子,还真是大了许多啊。”
 
    “你觉得这是宗氏下令来袭击我们的人?”王圣知看向周应龙:“宗氏敢对178壁垒的人下手吗?”
 
    “这些年,宗氏发展很快,大概是有什么依仗了吧,”周应龙冷笑道。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