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178要塞!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当任小粟远远看到178壁垒的时候,他忽然被震撼到了。
 
    这座壁垒与他看到的任何一座壁垒都不同,那巍峨而又沧桑的壁垒上满是伤痕,甚至还有大片的补缺痕迹,仿佛这座壁垒早就经历过多次崩塌又重建一般。
 
    一次又一次的厄运来临与离去,而它却始终屹立在这里。
 
    以往的那些壁垒虽然也有岁月的痕迹,但壁垒墙体并没有受过重创,所以看起来非常整齐。
 
    可178壁垒的墙体不同,任小粟第一眼看去,忽然觉得这面墙像是有着坚韧生命一般。
 
    他也忽然有些理解,为何有人要管178壁垒叫做要塞了。
 
    这是真正为战争而建的要塞级壁垒,比以往任何一座壁垒都更加注重防御功能。
 
    周应龙骄傲道:“我们都管这里叫178要塞,跟外面那些弱不禁风壁垒不一样!”
 
    任小粟站在178要塞巍峨的围墙之下,高墙之上则是荷枪实弹的军人正在警戒,只是因为他们与张景林一同到来,所以墙上的军人并没有示警。
 
    按照许显楚所说,但凡是不明来历的人员,都很难靠近这座壁垒,他当初如果没有任小粟的推荐信,是不可能进来的。
 
    任小粟忽然问道:“之前我还给一些人写过推荐信,他们来178要塞了吗?”
 
    许显楚摇摇头:“没有。”
 
    “看来他们也出意外了,”任小粟叹息道。
 
    此时,任小粟从墙体上抠下来一枚子弹:“墙体上为何会有子弹?”
 
    建造178要塞当然是为防御敌人,可在任小粟的印象里,大家一直在说178要塞是为了防御野兽。
 
    大家都在说内陆野兽少,是因为人类曾将野兽赶到了壁垒圈外,而178要塞矗立在西北,就是为了防止大量恐怖野兽入侵。
 
    可这墙体上的子弹该如何解释,这分明是外敌用枪械打在墙上留下的吧。
 
    只有人类才会使用枪械。
 
    许显楚笑道:“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热武器时代,人类真正的敌人,只有人类自己。”
 
    这句话任小粟有些耳熟,有个叫做安御前的图书管理员也曾说过同样的话语。
 
    只不过,安御前的意思是科学的不可控,会让人类创造出自己无法掌握的力量。
 
    而许显楚的意思更直白,178要塞的敌人,是人类。
 
    178要塞的厚重闸门慢慢抬了起来,那轰隆隆的声响,犹如有巨龙在壁垒之中咆哮着。
 
    一行人走进去,赫然发现这178要塞里的模样虽破旧,却异常整齐干净。
 
    原本任小粟以为,一群西北大汉居住的地方,应该很脏乱差呢,结果并不是这样。
 
    进入闸门所在的那条长长街道,尽头便能看到一口巨大的铜钟高悬在一座塔楼之上。
 
    许显楚对任小粟介绍道:“这钟跟咱们以前的壁垒也不太一样,其他壁垒的钟用来报时,178要塞的钟只有在示警的时候才会敲响,等到钟声响起的时候,军中所有人都要准备死战了。”
 
    “上一次钟声响起是什么时候?”任小粟好奇道。
 
    “十六年前,”许显楚感慨道:“遗憾没有见到那一幕场景,咱们内陆很多人甚至都不曾知道这里发生过战争,178要塞就像是一堵墙,把危险与黑暗都挡在了墙外。”
 
    街上百姓不少,大家都穿着粗布衣服,店铺的门口也很少见到霓虹灯,路上几乎没什么私家车辆,偶尔会有军用越野穿行而过。
 
    王圣茵好奇道:“你们这里看起来好原始。”
 
    许显楚说道:“电力不足,外围新的发电厂正在建设,但178要塞里人才不足,建设的很慢。之前也有过一个大发电站,但战争中被人为摧毁了。”
 
    “资源好像也并不是很充足,”王圣茵说道:“西北挺适合种植棉花的,光照充足,雪山水源和地下水也充足,怎么不多种点棉花呢?”
 
    许显楚看了她一眼说道:“得先吃饱饭才行。”
 
    任小粟看着178要塞里的景象,说实话确实有点寒酸,但不知道为何,他在这里感觉要比在其他壁垒里舒服许多。
 
    街上行人看到张景林所在的车队经过时,也没有刻意的巴结,反倒像是老朋友一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许显楚看了任小粟一眼:“小粟,你那个黑药能量产么,咱这边冬天有人冻伤了,冻疮一直好不了,而且打仗所需的药品一直紧缺,若是能有你那个黑药,对咱这178要塞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此前任小粟在集镇上成为医生的事情,许显楚也是听闻过的,张景林也同样知道此事。
 
    任小粟摇摇头:“没法量产的。”
 
    许显楚有些失望:“没事,等商路打开了,可以找中原人买药。”
 
    这178要塞缺的可不仅仅是药了,还有衣物、粮食等等,打开商路这件事情对于回归178要塞的张景林来说,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张景林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将178要塞里的乱象逐一肃清,如今是该考虑要塞的发展事宜了。
 
    许显楚将任小粟他们安排在一栋小楼里:“这是我们的招待所了,有点简陋哈不要嫌弃。”
 
    任小粟摇摇头:“已经很不错了。”
 
    王圣知和王圣茵他们可能没有住过这么破的房子,但任小粟连窝棚都住过,当然不会在意这个。
 
    这时许显楚有点不好意思道:“小粟,你伤口没好,我去军需处给你申请点药物,不过现在要塞的药物太紧缺了,不一定能申请到……”
 
    任小粟笑着说道:“没事,我还带了一些黑药的。”
 
    “那就好那就好,”许显楚搓着手笑道:“那你黑药还有多余的吗,那个……”
 
    许显楚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他手下有个士兵之前训练时受伤了,伤口到现在还不能愈合,军需处其实早就没有药品了,所以只能硬扛。可任小粟刚来,自己没给人家照顾好就算了,竟然还开口找人家要东西,这算哪门子事嘛。
 
    却见任小粟将一个小瓷瓶塞进许显楚手里:“不用客气。”
 
    当初许显楚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还愿意把仅剩的半个窝头给自己,那任小粟对许显楚也不会小气。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