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飞夺定远山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周应龙看着任小粟深吸一口气问道:“他们怎么打起来的?”
 
    任小粟眨眨眼睛:“不知道啊,可能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吧,营长你不阻止他们吗,不是说尖刀连要去定远山吗。”
 
    周应龙愣了两秒不再理会任小粟,而是往群殴事发地点跑去:“都特么别打了,尖刀连给我回营房,十分钟之内完成集结,我看你们也不用休息一天了,精力挺旺盛的嘛,直接开拔去定远山。”
 
    不得不说,在这前锋营里周应龙说话还是非常好使的,双方似乎也有经验了,打归打,周应龙一出面,双方立马停手。
 
    尖刀连转身就往自家营房跑去。
 
    军中无戏言,说十分钟完成集结,那就必须是十分钟,晚一秒都不行。
 
    离开时,尖刀连的人都看到任小粟完好无损的站在周应龙身边,他们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差点一口老血就吐出来了。
 
    二连那名最开始被捶倒的士兵直到这时候才慢慢站起身来,他看到任小粟便大喊:“就他刚才打得我,还喊尖刀连无敌!”
 
    任小粟认真道:“你认错人了。”
 
    周应龙挑挑眉毛对任小粟说道:“你也去集合。”
 
    “是,”任小粟说完便往尖刀连营房跑去。
 
    等他进入尖刀连营区的时候,尖刀连竟然已经背着背包站好了方阵,任小粟说道:“新兵任小粟前来报道。”
 
    尖刀连一百八十多个汉子无言的看着任小粟,连长都给气笑了:“行啊任小粟,整个178要塞能摆我们尖刀连一道的,也就你了,有本事!”
 
    任小粟客气道:“我也是咱尖刀连的一员啊。”
 
    连长没好气道:“滚队伍里去,你站一班组里,打完仗再收拾你。”
 
    连长望向尖刀连方阵准备训话,结果面前的汉子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衣服还裂着口子,有个士兵鼻血都还没止住呢,但站着队列不能乱动,也不能擦血。
 
    连长看到这一幕,心都碎了,这特么是造了什么孽啊。
 
    此时周应龙哼着小曲走了过来,连长对他说道:“报告营长,尖刀连完成集结,应到184人,实到184人,报告完毕。”
 
    周应龙点点头,他看向尖刀连的方阵没好气道:“你瞅瞅你们都打成什么样了,你们比二连还多六十个人呢,一个个没出息的。演习的时候不是挺能吗,还给我指挥部端了,现在怎么不嘚瑟了?”
 
    说着说着,周应龙站在尖刀连方阵前面乐呵呵开始笑起来了……
 
    任小粟站在队列里寻思着,看这周应龙的带兵方式,也不是一般人啊……
 
    却听周应龙继续说道:“咱要塞里衣服也不够了,我看你们穿着这么一身衣服上战场,会不会让人笑话。张小满,你可是给我立过军令状的,半个月内拿下定远山,希望你别忘了。出发吧。”
 
    尖刀连连长立正大吼:“营长放心,半个月要拿不下定远山,我枪毙了我自己。”
 
    话音一落,方阵里尖刀连的士兵也跟着大吼:“营长放心!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直到这时候,任小粟才终于在这群流氓身上感受到了一点血性,之前连伤员都要打,真是太没节操了……
 
    周应龙再次离开,张小满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他看向任小粟:“你小子行啊,咱这尖刀连的脸算是丢完了。”
 
    任小粟小声道:“承让承让……”
 
    “焦小晨,”张小满喊来一班长:“这任小粟就归你们班组了,给我看好他,不听命令就给我直接往死里揍。”
 
    焦小晨小声嘀咕道:“连长您看他刚才跑多快,咱想揍他都不一定能追的上。”
 
    “少特么废话,出发,”张小满说道,他转头看向任小粟:“进了尖刀连就做好吃苦的准备,我也不知道你以前过的什么日子,也许大鱼大肉没睡过野地,但进了尖刀连你就会明白,以前的好日子都结束了!”
 
    任小粟也没反驳,光用嘴说谁都会。
 
    前锋营是整个178要塞的先行部队,他们在最前线,不光要攻城略地,还要负责核准测绘地图的信息是否准确,并将前方的情报第一时间发给后方,指引工兵营修桥铺路,建立前进基地。
 
    只有桥路和前进基地修好,装甲与炮火部队才能按计划抵达宗氏。
 
    而尖刀连,又是前锋营的先头部队,所有攻坚克难的事情,都是他们第一个面对。
 
    之所以历任候选司令员下尖刀连锻炼,不是没有原因的,没去过最艰苦的连队,怎么能当好指挥官?
 
    这种以身作则的风格一直延续至今,以至于所有尖刀连的士兵看任小粟,都带着更加苛刻的目光:这人以后说不好就是178要塞的司令员了啊,他能不能行?
 
    周应龙给尖刀连分配了十辆运兵卡车,其中不光是用来坐人的车辆,还要运输重机枪、迫击炮等武器,没有这些东西想要打掉定远山,就像是说梦话一样。
 
    在车上的时候连长张小满还在拿着地图分析:“驻扎在定远山的是一群土匪,但现在难保不会有宗氏的正规军混杂其中,所以打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
 
    任小粟也坐在这辆车上,他倒是挺认同张小满的说法,定远山和关山的土匪绝对不能以普通土匪来对待。
 
    却听张小满继续说道:“咱们的时间比较紧,定远山上说不定还有泉眼,截断水源的方法是不可行了,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结果张小满环顾一圈,都没人说话,任小粟坐在角落里面闭目养神,一声不吭。
 
    张小满目光落在任小粟身上:“我看你鬼点子好像挺多的,你说说咱们该怎么打?”
 
    “直接打?”任小粟问道,他也没去过定远山,压根不知道那边有什么地形,怎么想办法?
 
    张小满不屑道:“那群土匪搞不好连重机枪和迫击炮、RPG都有,直接打的话咱得死多少人?你以为你跟许显楚长官一样有死不掉的影子和黑锅,能硬冲阵地?”
 
    任小粟嘴角抽了一下:“我就一士兵,听你指挥就行了。”
 
    张小满点点头:“态度还是挺端正的。”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