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张小满的梦想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178要塞的战士都对那座沧桑的要塞有着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可任小粟很好奇:“内陆财团从未对居民说过你们的功绩,那些居民甚至都不知道是谁在替他们守护和平,就算这样,你们也愿意继续守卫下去吗?”
 
    “知不知道是他们的事,”张小满笑道:“守不守卫那是我们的事。”
 
    因为增加了弹药物资,以至于每个人身上背的东西,都差不多有半个士兵那么重。
 
    大家都抱怨太累了,但没人愿意把那些弹药扔掉,因为那是大家在战场上赖以生存的东西。
 
    用张小满的话讲,当战争来临时,你能相信的就只有手中的枪,弹夹里的子弹,还有战壕里的战友。
 
    所以尖刀连看不起懦夫,懦夫在连队里会害死战友的。
 
    “听说张司令以前来尖刀连当医疗兵的时候,连枪都不愿意开,”张小满一边吃力的前进,一边笑着说道:“当时尖刀连的战士都看不起他,但他也不反驳,结果一场战役里,他硬生生救了几百号伤员,不光救自己连队的人,还救其他连队的人,这才获得尊重。在此之前,大家都以为他是孬种来着。”
 
    这群178要塞的糙汉子一点都不避讳讨论张景林,而张景林似乎也并不在意这些。
 
    张小满说道:“原本看你瘦瘦弱弱的,还以为你不能打,结果没想到你这么生猛。”
 
    任小粟好奇道:“张先生去尖刀连的时候,你也在吗?”
 
    “在个屁,那时候我还玩泥巴呢,”张小满笑道:“那都是老一辈的事情了。”
 
    “老一辈?”任小粟好奇道:“178要塞老一辈都有谁?”
 
    张小满回忆了一下说道:“不提也罢,都快死完了。”
 
    “这么惨烈?”任小粟愣住了:“怎么回事。”
 
    “十六年前的那场仗,打得太凶狠了,原先的集团军十不存一,活下来的人都说那是九死一生的一战,要塞都快被人给打塌了,”张小满说道:“知道为啥要塞以前接受流民不,一方面是因为大家本身都是流民,有些人还是从中原流放过来的罪人,所以大家身份都不怎么样,谁也都不嫌弃谁,另一方面是……除了流民,也没人愿意来这苦地方了,178要塞需要有人来守卫。”
 
    任小粟诧异了:“178要塞还有被流放过来的中原人?”
 
    “有啊,”张小满笑道:“我邻居就是啊,不过壁垒十多年没见过有中原人被流放到这了,听说改地方了,流放到北边176壁垒,176壁垒的北方就是草原。”
 
    “176壁垒距离咱们这很远吗?”
 
    “很远。”
 
    任小粟忽然问道:“除了等钟声,你就没点别的想法或者愿望吗。”
 
    “有啊,”张小满笑道:“我想当上旅长,跟我爹一样!”
 
    任小粟愣了一下:“你爹是旅长?”
 
    张小满顿了一下说道:“我的意思是,我爹的梦想也是当上旅长。”
 
    任小粟:“……”
 
    关山去定远山的路程并不远,还没走多远,前方负责打头阵的焦小晨忽然竖起手掌,一时间后方所有士兵都半跪在地上,举枪警戒。
 
    张小满弯腰跑到队伍最前面,低声道:“怎么了?”
 
    “发现敌情,好像有暗桩,”焦小晨说道。
 
    张小满拿起望远镜朝前方看去,赫然看到前方大概几百米的沟壑里竟然有白烟冒出来:“应该是抽烟时吐出来的烟吧,做饭的白烟不会是这样的,特么破土匪竟然还有人在山下站岗放哨,搞的还挺专业,就是执行的人太弱智了。”
 
    宗氏管理的土匪确实要和其他土匪有些不同,但土匪终究是土匪啊。
 
    “怎么办?”焦小晨问道:“直接把这个暗桩打下来?”
 
    “嗯,顺着沟壑继续前进,付饶、林平安,你俩看看有没有能摸到那边的路,偷偷干掉,不要有枪声,”张小满说道。
 
    他点的这俩人都是尖刀连里训练成绩最好的,擅长潜伏渗透和匕首近攻。
 
    然而付饶小声说道:“连长,任小粟已经去了……”
 
    话音刚落,张小满的后脑勺都疼起来了,连队里有个这么凶悍的选手也会让人头疼啊,他说道:“静默等待!”
 
    此时张小满最担心的是任小粟又闹出很大的动静来,结果前方一点声响都没有,过了几分钟只见任小粟提着两人回来了,那两人甚至都没死,只是昏迷而已。
 
    任小粟把这两人扔在地上:“可以问问他们山上的部署,说不定咱们能用迫击炮直接把他们的机枪位置给打掉,土匪没有那么谨慎,他们俩应该知道不少事情。”
 
    张小满愣了半晌,一般这种悄悄突破防线的时候是很难留活口的,因为要避免敌人挣扎、开枪示警、喊叫,所以一旦出手就不能留余地。
 
    但任小粟的出现,让这不可能变为了一种可能。
 
    不过张小满认真说道:“小粟啊,你是很生猛,但行军作战必须要听指挥,必须等我命令知道吗?不是我故意耍连长的派头,而是军队作战必须令行禁止才行。”
 
    任小粟顿了一下:“明白了,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你们在咱们178要塞当过兵,也没接受过训练就上战场了,所以有些事咱们打仗的过程里教你,你只要有虚心的态度就行。”
 
    任小粟点点头:“嗯,以后不会擅自行动了。”
 
    张小满找人拍醒地上的两个土匪,付饶和林平安俩人把匕首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我松开手,你敢乱喊我就立马弄死你。”
 
    土匪疯狂点头,张小满拿出作战地图和铅笔来:“给你们俩一个机会,画出定远山的布防图,就饶你们不死。”
 
    付饶和林平安松开了捂住对方嘴巴的手掌,只听土匪问道:“布防图是啥?”
 
    “就是画出你们山上放重机枪和迫击炮的地方,然后告诉我哪里有多少人把守,”张小满冷声道:“我们是178要塞的,老实合作就不会死,知道吗?”
 
    那俩土匪愣住了:“你们是178要塞的?我们合作!”
 
    任小粟看着这一幕愣住了,似乎这俩土匪听到178要塞的名字后,就一点都不怕张小满事后反悔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