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人还在就行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事实上,张小满他们的怀疑是正确的,这个机枪阵地本身就是被任小粟的影子给端掉的,他总出发时便开始让影子在前方探路,以免遭遇伏击。
 
    经历过一些错误之后,任小粟学会了如何更加小心与谨慎。
 
    但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是有人用血来教会他的。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二连与三连的位置有些远了,三支连队行进的间距始终保持在两公里左右,而任小粟这影子的控制范围也不过是一公里的样子,所以他没法帮助其他连队。
 
    此时,张小满忽然说道:“继续行进,我们距离什川镇还有一天的路程,不要松懈,随时都可能会再次遇到伏击。”
 
    宗氏把流民和私人部队放在最前线,一挺重机枪就可能让178要塞的前线部队损失惨重,这就是热武器时代战争的奇诡所在。
 
    张小满一边走一边问任小粟说道:“我其实一直挺好奇的,你好像对升迁并不是太感兴趣?”
 
    “嗯,”任小粟说道:“打完这一仗,我可能就要去中原了。”
 
    “等等,”张小满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你说你打完仗之后要离开178要塞去中原?”
 
    “对的,”任小粟说道:“寻找家人,前天你们写遗书的时候,还有个可以写信的对象,而我如今连个写遗书的对象都没有了。”
 
    “是宗氏干的吗?”张小满说道。
 
    “是的,”任小粟平静道。
 
    这一刻张小满忽然意识到,难怪任小粟对宗氏下手这么狠,还如此主动的承担主攻任务,原来是有仇恨在身。
 
    平时虽然任小粟没有显露出什么痛苦来,但大家都分明感觉到了任小粟身上的孤独。
 
    例如大家围坐篝火的时候,任小粟会一个人坐在旁边看星空。
 
    例如大家吃完饭后会嬉笑聊天,任小粟却还是一个人靠着大树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任小粟从关山下来的那天宛如一个血人,张小满分明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正在消弭的怒意。
 
    “关山的土匪是你杀的吗?”张小满说的是消失掉的关山主力。
 


  • 上一篇:401、幸福的婚姻生活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403、战前互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