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人生如戏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张小满一边走一边说道:“咱们指挥部那边错误的估计了这山脉里屯驻的兵力,如果没你这次探路,若是咱们一头扎入包围圈里,恐怕整个尖刀连都没了。说到这,还要谢谢你呢。”
 
    “来自张小满的感谢,+1!”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这也不算是我的功劳,主要还是为了解决那个狙击手吧,当时咱们不是被压制在石碓里面了吗。”
 
    “解决狙击手也不是没有办法,大家一起冲出石碓,他的射程恐怕也就一千多米,咱们有六挺重机枪,射程不比他的近,”张小满说道:“战场上为啥有很多狙击手不配连发狙击?是他们不想吗?当然不是。”
 
    “顶尖狙击手都梦想能有全自动狙击步枪,战场上再准的单发也不如连发,但哪怕价值极高的狙击手,也怕咱大头兵手里的重机枪。可以远程进行火力覆盖的配三脚架重机枪,本身就是狙击手的天敌。”
 
    这是战场上用无数生命摸索出来的铁律了,所以有些正经狙击手是不连发的,斩首之后一击便走,这才是真正狠毒的狙击手,像之前任小粟碰到的那两名狙击手,纯粹是用来阻击可能渗透进来的侦察兵的。
 
    战场上,狙击手也不止一种用途。
 
    按照张小满原本的计划,对方狙击手藏在半山腰上想要压制住他们,但张小满也有壮士断腕的勇气,直接冲出去照样能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可那样还是会死不少人,”任小粟说道。
 
    “死点人怕什么,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张小满乐呵呵说道:“我张小满若是死在战场上,那也是得偿所愿。”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好像是张小满的口头禅一样。
 
    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之前那场追击战里,任小粟之所以要冲出去,就是不想尖刀连死人,这是他的执念。
 
    不管这想法幼稚不幼稚,他就是这么想的。仿佛尖刀连死人,他就不配再去守护什么了一样。
 
    之前张小满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时候,任小粟就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
 
    甭管以后,反正这一次他又做到了。
 
    张小满看着任小粟认真道:“你别光说我,你自己也不能再这么自己去冒险了,大家都是一条命,我们也不能老让你去冲锋陷阵。”
 
    然而任小粟却坚持道:“我会带你们活下去的。”
 
    张小满琢磨着有点不对味,怎么搞得好像任小粟才是连长一样呢……
 
    不过现在新的问题来了,既然大家对这山脉里驻军情报有误,此路是走不通了,但周应龙交给他们的任务可是炸掉北湾河上的桥梁啊,这个任务可还没完成呢。
 
    “把地图拿过来,咱们合计一下该怎么绕路前往北湾河,”张小满说道:“咱们现在距离北湾河也不过就是两百公里的样子,眼瞅着近在眼前了却摸不到,真是急人。”
 
    任小粟则忽然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啊,这事本来应该是侦察营的人来做吧,为何要派我们尖刀连过来呢?”
 
    任小粟心里这个疑惑已经放置了很久,在他看来,渗透、奔袭、炸桥这种事,明明应该是侦察营的活啊,怎么会让尖刀连来干。
 
    就算张景林使唤他这苦力,也不至于做出如此不合常理的安排吧。
 
    张小满看了任小粟一眼解释道:“此时周营长的前锋营已经脱离了前进基地,朝东北方位进发了,明面说是要穿过什川镇与我们汇合,但前锋营在经过什川镇之后已经突然向北拐去了,打算三天之内抵达强湾山,强行攻打那里。”
 
    “这是为什么啊?”任小粟不解,强湾山距离北湾河不算远,那里是宗氏的一个小型的军事驻地,但地势险要极难攻下。
 
    这地方算是北湾河附近的一个防御支撑点,与北湾河守望相助。
 
    “前锋营和尖刀连向来都是178要塞的先行部队,整个前锋营东进,本身就是要营造出一种178要塞主力东进的假象,为黑石河搭建浮桥争取时间,”张小满说道。
 
    这下任小粟算明白了,不管是尖刀连炸北湾桥,还是前锋营去打强湾山,都是为了掩盖战略上的真实意图,戏要做足。
 
    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在前进基地里面,你们有谁见许显楚了吗?”
 
    “老许?”张小满疑惑道:“好像没见吧,也可能是留在要塞里面了,毕竟现在要塞兵力空虚,留一小撮主力部队驻守要塞也很重要。”
 
    任小粟陷入沉思,许显楚这种能在正面战场上有大作为的超凡者,会被派去驻守178要塞?
 
    他总觉得许显楚另有其他任务。
 
    就在此时,通讯员背着电台跑过来:“连长,营长与你通话。”
 
    张小满接起电话后便听周应龙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张小满汇报道:“前往北湾河的山脉里驻扎了大量的宗氏军队,我们现在想办法从其他方向穿过去,看看还有没有炸掉北湾桥的可能。”
 
    却听周应龙说道:“有没有正面交手?”
 
    “算是正面交手过了吧,”张小满说道:“任小粟打掉了他们两支游击连队,我们刚才则伏击打掉了他们一个连队,现在他们正对着空气轰迫击炮呢。营长,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你小子他娘的别忙着得意了,”周应龙气笑了:“我这边还没靠近强湾山呢,结果前面的侦查兵就回来说强湾山已经派出军队增援北湾河方向了。你们这打的,宗氏怕是以为我们主力部队要全力攻打北湾河了似的!我看你小子任务还怎么完成!”
 
    张小满愣了一下,顿时就急了:“那营长你赶紧打强湾山,把强湾山的兵力给引回去啊!”
 
    “我特么怎么引,”周应龙没好气道:“我们还得两天时间才能抵达强湾山,不过托你们的福,我们打强湾山应该轻松一些了……”
 
    张小满脸色顿时就苦了,军中无戏言,甭管遇到啥情况,炸掉北湾桥都是他们的死任务,这下兵力集中在北湾桥,他们怎么打?
 
    “抱歉,”任小粟撇了一眼还没挂断的通讯说道:“都是因为我,才会让你们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把TNT全给我吧,我一个人去炸北湾桥。”
 
    张小满挤眉弄眼说道:“你是说因为你弄死了两个连队、两个狙击手?这不是跟你客气啊,没有你的话,我们现在早一头扎进敌人一个团的兵力包围下了,没事,要死咱们一起死。为了178要塞的荣誉,值了!”
 
    此时周应龙的通讯还没挂断呢,他在电话里怒吼道:“老子电话还没挂呢在这演戏给谁看,什么要死一起死的,这么壮烈的戏码都出来了不害臊吗,别演了,你们先歇两天,等老子打了强湾山把兵力吸引过来,你们再突破北湾河!”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