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混进北方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李神坛并没有杀掉王从阳刻意留下的那个宗氏之人,他笑眯眯的蹲在翻倒的车旁问道:“你现在有办法联系你的老板吗?”
 
    那人此时还悬挂在车辆后排座位上呢,车是翻转过来的底盘朝天,而这人倒霉催的脚被卡住了,动弹不得。
 
    李神坛伸手,却见他的拳头隔空张开,那原本压缩在一起的车体,竟像是被人吹了气球似的膨胀开来。
 
    那人重获自由,差点就给李神坛跪下磕头了:“我现在能联系上他们,我有卫星电话!”
 
    李神坛点点头笑道:“那就给他打电话,刚才那个人说什么你也听见了,他让你给宗氏报信,那你就赶紧报信吧。”
 
    “好好,”这人此时六神无主,别人说什么他做什么,也不知道是李神坛催眠的威力,还是他太慌乱了。
 
    李神坛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一个会操控蒸汽列车的超凡者袭击了你们,他说要找宗氏报仇,黄金都被他劫走了。”
 
    电话接通了,此人慌忙的说了一番,电话对面的人连抱怨声都没有,便沉默着挂了电话。
 
    李神坛叹息道:“都不说点什么的吗,行了,没你什么事了,自我了断吧。”
 
    他刚说完,那人便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冲向路旁的一块石头,生生撞死在了上面。
 
    一旁的胡说问道:“你多此一手是为何?”
 
    “姥爷,”李神坛笑道:“万一造成什么连锁反应呢,多好玩啊。”
 
    胡说看着李神坛,他听到对方说好玩的时候便内心苦涩。
 
    这位老爷子心知自己这位外孙的性格并不健康,可他很清楚这是什么造成的,大部分人经历过那些事情,都很难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吧?
 
    而他能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护自己这位外孙周全,他想做什么,就陪他一起做什么。
 
    ……
 
    此时刚刚登岸的任小粟并不知道,南方大局已定,而李神坛正守在宗氏逃离的路上,说要帮他斩草除根。
 
    他也不知道,王从阳逃离河谷地区后,竟然蛰伏在宗氏领地上一个多月的时间,干了一票大的才大摇大摆的离开。
 
    这一刻,他正带着尖刀连歪歪扭扭的朝河岸上行进。
 
    只见尖刀连的那群流氓下船时,还能勉强保持三角阵型,但他们着实低估了晕船buff的后续影响。
 
    要知道这群人在船上晕了两天两夜时间,饭也没怎么吃,吃了还吐。
 
    眼瞅着一群人走路歪歪扭扭的,路都走不直了!
 
    任小粟问他们有没有事,他们还说没事!
 
    上岸了总得干点什么吧,任小粟提议先换衣服。
 
    曾经张小满提议,说让大家穿上宗氏的土黄色军装,这样可以假扮成宗氏的士兵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
 
    但是那时候能找到的衣服破绽太多,所以任小粟否定了这个想法。
 
    而此时,才是真的应该穿宗氏军装的时候,要知道,他们现在踏足的地方可真是一个友军都很难看到,遇到的全是敌人。
 
    北湾河的北方岸上是农田,不过此时田地里杂草丛生,似乎很少有人打理了。
 
    财团控制地盘内,光有工厂可不行,没有粮食是养活不了那么多人的。
 
    所以与工厂一样,财团也会控制流民集群式耕种,跟在工厂上班是差不多的。
 
    “看来负责耕种的流民也被征召去打仗了啊,”张小满晕了吧唧的说道:“你看这庄稼,眼瞅着没人管之后就要荒废了。”
 
    所谓春播秋收,耕种绝不是只有这四个字那么简单,没人锄草的话,杂草长的比你庄稼还要好。
 
    “造孽啊,”焦小晨说道:“你看这玉米都快结穗儿了吧,咱在要塞里想吃这玩意都难,他们还不珍惜。”
 
    “不过这样也能看出,宗氏号称20万部队里水份有多大,”张小满吐了口唾沫:“一群庄稼汉能打个屁的仗,难怪当初打什川镇的时候就感觉,对面的枪法一点都不准,我看武川山那边恐怕也有很多这样的炮灰。”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这里的流民如果被征召,恐怕走的匆忙,应该有衣物落在这里,咱们找找看,凑合着先穿上,然后再去找宗氏的军装。”
 
    “流民的衣服好找啊,”张小满回答道:“但宗氏的军装就不好弄了,得弄干净的,不能沾血污,你走不能指望活捉一个连的宗氏士兵吧。”
 
    任小粟撇了他一眼:“找制衣厂就行了,现在宗氏的制衣厂肯定全在生产军装,随便打一个制衣厂,衣服随便挑。”
 
    张小满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这一点。
 
    没走多远,大家便看到耕田附近的简陋平房,只见屋子成排的规划在一起,看样子是流民们的宿舍。
 
    里面倒是有不少衣服,但一件比一件脏。
 
    这个时候也不讲究了,尖刀连全体搜刮着平房里的衣服,然后统统换上。
 
    结果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听到这排平房的后面有人哼着歌在靠近,还是个女孩的声音。
 
    任小粟说道:“不用担心,就是普通的流民,没有携带武器。”
 
    听任小粟这么说,大家一下子放心了,也不管任小粟是如何知道的。
 
    张小满低声说道:“恐怕是躲在这里逃避战祸的流民吧,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现在是流民,把枪都藏屋子里,咱们出去。”
 
    一出门,大家赫然看到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尖刀连面前,老人和小女孩纷纷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这里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张小满和蔼笑道:“大爷,我们是路过的流民,您这有没有吃的?”
 
    “流民?”大爷怔怔的说道:“你们不是流民吧?”
 
    张小满愣了一下:“您怎么知道?”
 
    大爷哆嗦道:“我还是头一次见流民扛着炮的……”
 
    张小满回头看了一眼焦小晨,却见焦小晨还晕了吧唧的扛着迫击炮,他一脚就踹在了焦小晨的大胯上,直到这时候,尖刀连众人才终于从晕船buff中解脱出来……
 
    张小满怒道:“你特么怎么还扛着炮呢。”
 
    焦小晨从地上爬起来嘀咕道:“连长你说把枪放屋里,也没说炮的事啊!”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