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血光之灾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算命先生哭笑不得:“我是算命的,你让我解梦、算姻缘、算前途都行,算数学题是怎么回事,那是科学,我这是玄学,不是一个工种啊。”
 
    任小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会解梦是吧?”
 
    “是的,”算命先生犹如小鸡叨米似的点头:“你梦到啥我都能解。”
 
    任小粟说道:“那你听着,我做梦,梦到了一道题说,设二次函数fx……”
 
    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都懵了,这特么是个什么梦啊,这年头不会函数还不能算命了是吧?!
 
    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吗?
 
    任小粟冷笑:“解不出来吧,果然是个骗子。”
 
    只是却听算命先生忽然说道:“我看你面相,命里应该有个胜似亲人的朋友,但却没有血缘关系,我还知道你17岁人生转折,见水应劫!”
 
    这次轮到任小粟愣住了,但他还是没信,竟是直接将那算命先生给提了起来冷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会知道这些事?”
 
    弟弟当然就是颜六元,而任小粟此生经历最大的凶劫,不就在之前那场洪水之前吗?即便算命先生说出这些事情,但任小粟天性如此,他不相信这是对方算出来的,反倒很有可能是一些知情人借着这些事情,怀着别有用心来接近他。
 
    可算命先生见他不信便开始苦笑:“我还看出你十多岁时遭遇凶险,但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逃离险境的,你大兴之地在西北,若你还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了。”
 
    任小粟手上的力气稍松,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就连113集镇上的人都不知道,例如他确实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从狼口中逃生的。
 
    这算命先生竟然连这种事情都敢说的如此笃定,难道真是算出来的?
 
    任小粟沉吟道:“你说我近两日有血光之灾?”
 
    “没错,大凶中的大凶啊,太凶了,”算命先生说道:“不过刚才我没瞧仔细,你得让我再看看。”
 
    任小粟不置可否的说道:“那你给我算算,该怎么化解。”
 
    说着,任小粟便松了手,却时刻堤防着对方有什么暗算手段或者逃跑意图。
 


  • 上一篇:447、算命先生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449、有内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