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有内鬼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等到装甲旅轰隆隆向中原离开之后,张小满小声嘀咕道:“奇怪了啊,他们往那个方向跑啥,这不是去中原的路吗?”
 
    “也可能是有别的计划?”
 
    “有没有可能是逃跑的啊?”
 
    “不对吧,不是说现在宗氏占了上风吗,怎么会突然有人逃跑?”
 
    尖刀连的战士们也想不清楚这事。
 
    然而就在装甲旅又行进几十公里后,突然被一个笑眯眯的年轻人给拦了下来,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神坛。
 
    装甲旅中的131旅旅长宗务在通讯频道里高喊:“压过去,别管他是谁,给我压过去!”
 
    可是当装甲旅来到李神坛面前时,李神坛忽然右手一抬,整个地面都宛如波涛似的,骤然拔起一座土墙。
 
    装甲旅这边只能迅速刹住了,不然撞到那厚实的土墙上,分分钟就要有装甲车和坦克报废掉。
 
    李神坛兀自笑道:“还愁着没法帮任小粟什么大忙呢,结果这就有一支装甲旅送上门来了啊。”
 
    “要控制他们吗?”司离人好奇道。
 
    “当然,”李神坛笑道。
 
    “用不用把他们从装甲车里赶出来啊,在装甲车里怎么催眠?”司离人好奇道。
 
    “声音,也可以催眠的,这世界都可以成为背景。”
 
    说着,李神坛忽然捏起一块小石子从指间弹出,那石子飘然落在一辆坦克之上,弹出清脆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像是有种震慑人心的力量,却见装甲旅里的战士一个个目光呆滞起来。
 
    只不过饶是李神坛这样的超凡者也感觉有些胸闷,似乎这就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李神坛调整了一下心率对装甲旅说道:“你们旅长呢,出来出来。”
 
    只见宗务从一辆装甲车里走出,呆呆的来到李神坛面前。
 
    旁边的胡说刚好从树林子里钻出来:“小离人你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哈哈,我找到了一片瓜田。”
 
    此时已值夏季,正是瓜熟的时候,只是胡说看到李神坛面前的装甲旅便愣住了
 
    小离人眼睛都亮了:“胡说爷爷好厉害。”
 
    李神坛看了他们一眼,便转头对装甲旅平静说道:“听到响指声你便杀去146壁垒,记住,冲破壁垒后只杀宗氏之人,不可动用机械化装备,不可滥杀无辜。”
 
    嗒的一声响指,那装甲旅竟是掉头便走,直直的奔向了146壁垒方向!
 
    胡说在一旁好奇道:“这次你倒是没有滥杀无辜。”
 
    李神坛默默看向司离人背后的那个硕大箱子:“以前我总觉得我是对的,就算谁站在我的角度上,都会如我一样再无顾忌。”
 
    “那现在呢?”胡说笑道。
 
    李神坛叹息道:“有些人就像是炬火,就算离开了,也总会留下点什么。”
 
    “不过我有点好奇,你为何只守在这里,自己不往宗氏去?”胡说问道:“你若去了,岂不是能帮他们更多?”
 
    李神坛从胡说怀里接过一个西瓜笑道:“不提了,吃瓜吃瓜。”
 
    尖刀连这边眼见着装甲旅一路奔腾而去,立马从沟里钻出来继续向宗氏地盘腹地方向走去,结果还没走多远能便听到后方履带声又回来了。
 
    张小满整个人都不好了,带头又爬进了沟里,尖刀连都无语了,这来来回回的干嘛呢啊,撵他们玩吗。
 
    有完没完了啊。
 
    只是这一次,装甲旅回来的速度比去时还快,竟像是赶着要干嘛似的,尖刀连一头雾水,只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
 
    武川山的战斗已然旷日持久,178要塞和宗氏在这片广袤的山脉里拉锯着,战争之惨烈,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为了夺取129阵地,周应龙这边的整个前锋营都打掉了一半,仅仅这一个阵地已经二十多次易手。
 
    宗应那边刚刚躲过了主席团的责罚,他不再抱有侥幸心理,而是将压力传递给下面的将领,命令他们必须在戈壁部队抵达178要塞之前,死守阵地,要死就死在阵地上面!
 
    而178要塞这边呢,大家早就没了退路,不仅如此,所有人都还很清楚此时178要塞正面临危险,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带着愤怒的力量,宛如疯魔了一般。
 
    周应龙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129阵地比想象中更加难打,而每次攻占阵地时几乎都是依靠他的超凡能力。
 
    只见一头硕大的灰色野猪再次从周应龙身边具现出来,朝着129阵地上面冲去,那野猪蛮横至极,竟是连重机枪都不畏惧。
 
    可周应龙不是任小粟,每次使用能力的时间都是有限的,这两天时间他已经多次精神力消耗枯竭,整个人眼窝深陷,几近油尽灯枯的状态。
 
    旁边二连长劝阻道:“营长,你休息一会儿吧,再不休息我怕你撑不下去了。”
 
    却听周应龙怒道:“我们不牵制129阵地,装甲旅怎么能安全穿过177山口?不是我不想休息,你我身在此处哪怕是死,也要让敌人无力针对装甲旅!”
 
    例如129阵地的战事,在整个武川山到处都是,数支步兵旅交错推进,一个又一个山头被打下来,一个又一个战士死去。
 
    可也只有依靠这些士兵的拼命拉锯,装甲旅才有继续纵深的可能。
 
    不光是前锋营,就连侦察营也在山野之中和宗氏的游击部队展开了多次交锋,双方在山岭之间穿梭着,每次交火都像是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与死亡共舞。
 
    这偌大的武川山,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战士们都疲惫到了极限,但若是长官站出来说谁愿意去给我拿下某某高地,这些疲惫的战士依然会主动站出来,然后慨然赴死。
 
    这就是战争。
 
    即便没有宗氏那后续计划,178要塞想要攻破武川山也同样要这么打,而如今178要塞部队里人人心里都藏着愤怒,反倒打的胜仗更多了一些。
 
    然而就在此时,178要塞情报部门的士兵悄然向103步兵旅指挥部包围过去,当他们来到指挥营帐时,正在暂做修整的战士们都诧异的看着他们,有人见到相熟的战友便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忽然跑到我们这干嘛?”
 
    说着,战士便围了过来,想要阻挡情报部门继续前进。
 
    双方虽然都是战友,可天下情报部门向来是一样的酷烈,所以当他们来到自家地盘上的时候,所有战士心中都升起不祥的预感。
 
    情报部门第二军情处的处长冷声道:“让开,执行公务。”
 
    103步兵旅的战士们还想阻拦,却赫然发现远处张景林也在情报长官王封元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连张司令都出现了,这103步兵旅的战士们才彻底放弃侥幸幻想,让开了一条道路,第二军情处走进指挥营帐,将里面的旅长李翔给带了出来。
 
    张景林看着李翔问道:“为什么?”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