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可能出现的隔阂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之前,整个178要塞部队里,还有十数支部队秘密离开了前进基地,例如周应龙通知尖刀连去打北湾河,也是假装出去越野拉练,然后再也没有回到营地,例如许显楚原先所在的独立团去了黑石河以西。
 
    这样的部队,其实都是为了让间谍难以摸清状况,一旦这些部队离开前进基地,所有通讯都被王封元这边管控起来了。
 
    而且为了让间谍信以为真,张景林甚至两天都没吃饭,生生把自己饿瘦了一圈。
 
    锁定李翔也是这个时候的事情,这李翔竟然吃饭的时候有意无意问食堂负责人林豫泽:司令最近饭量怎么样?
 
    李翔身为一个步兵旅旅长,并没有参与制定作战计划的权力,所以便用张景林的饭量来猜178要塞是否有后手。
 
    只因为整个178要塞都知道,张司令遇到难事时会饭量锐减。
 
    没抓住间谍,那计划就只能藏在心里,但张景林又很清楚,他不说出计划,是拦不住任小粟的。
 
    后来抓到间谍之后,任小粟却已经离开了尖刀连,联系不上了。
 
    所以抓到间谍之后王封元就立刻找张景林问,任小粟怎么办。
 
    但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张景林只能期望任小粟自己可以活下来。
 
    王封元小声道:“还好他把尖刀连安置好了,不然这支功臣部队全军覆没,我后半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预料之中,”张景林平静说道。
 
    张景林深知,当任小粟决定去146壁垒的时候,一定会把尖刀连安排在安全的地方,就如同这少年当初把李小玉和颜六元安排在集镇学堂一样,张景林太了解这少年了。
 
    结果如同他想象的一样,任小粟孤身一人去了146壁垒,而且王封元这边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他们的线人躲在居民楼里看到146驻军正在大肆搜捕任小粟。
 
    而任小粟则杀出重围不知所踪。
 
    张景林看向王封元平静道:“就算他怪我,我也认了,职责所在,容不得我优柔寡断。”
 
    对张景林来说,任小粟一个人和整个178要塞相比,孰轻孰重,他掂量的清。
 
    王封元愕然,他在担心这此的事情,会不会让那少年与178要塞产生一丝隔阂?
 
    王封元看向张景林,却发现张景林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豁达。
 
    只不过之前都是装给间谍看的,现在却是真的紧张。
 
    ……
 
    戈壁里的战斗并没有那么快就能结束,宗氏这次负责穿越戈壁的部队极其强悍,即便遭遇伏击也能在第一时间组成顽强的防御力量,边打边退。
 
    这是宗氏整个战局的希望,所以每个士兵不光要通过严格的政治审核,还要经历极其艰苦的军事训练。
 
    不过这些都没让许显楚意外,他早就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部队了。
 
    事实上,178要塞这边的计划里,还有些疏漏,例如许显楚这样的主力超凡者始终没在正面战场现身,会不会对计划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但张景林没得选,许显楚在小范围军事行动的指挥水准,以及他超凡能力在小范围作战时的攻坚、防御能力都太优秀了,所以许显楚必然是戈壁伏击战的最佳指挥人选。
 
    不过张景林和许显楚都没想到的是,任小粟帮他们补上了这一环……
 
    当然,许显楚要是知道这事之后,会不会感谢任小粟还得两说。
 
    戈壁上的战斗还在持续着,宗氏等这一天等了很久,而张景林也同样如此。
 
    只不过宗氏如果孤注一掷把戈壁当做他们最后翻盘的机会,那只能说他们打错了算盘。
 
    其实战争进行到这里,178要塞就已经赢了一大半。
 
    张景林这边请君入瓮的计策完成之后,武川山这边的战事忽然就取得了重大进展。
 
    之前抢占高地的时候,178要塞也打的很辛苦,当时宗氏将领们还觉得178要塞不过如此。
 
    事实上,178要塞的武器装备也没宗氏好,宗氏的人数还是178要塞两倍还多一些,但宗氏将领们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些条件,只觉得能战胜178要塞就能证明他们更厉害。
 
    但那狂风骤雨的战斗中,宗氏忽然发现这178要塞部队像是打不倒一样。
 
    甭管你压上去多少兵力,那些已经撑到极限的178要塞士兵都能再坚持一下。
 
    有些阵地多次易手,但实际的数据是,178要塞打下宗氏的阵地要2个小时、4个小时,而宗氏想要再打回来,可能却要一天一夜。
 
    而那阵地上的178要塞士兵明明很少,而且就算勉强打下来了,宗氏部队也会发现那阵地上正有人抱着炸药包假装尸体,然后与他们同归于尽。
 
    这种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仿佛永远也打不倒的敌人,让人感觉恐惧。
 
    ……
 
    就在戈壁那边成功伏击宗氏部队后,张景林立刻下令让原先在修整的机械化部队全面投入战场,周应龙已经拼了命的给机械化部队打开了一条安全的通道,而这些机械化部队就像是压倒武川山宗氏部队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而且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短短三天时间,黑石河上的浮桥就已经又建起来了,原本可是说十五天才能供机械化部队通过的。
 
    周应龙在后方休整的时候,吃着饭呢就一脸砸在饭盆里睡着了,后方医疗兵赶紧把他给抬走,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才发现,这位新晋旅长浑身都是细密的伤口,大腿上插着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弹片,都一直没有取下来。
 
    旁边给他清理伤口的护士看到这些伤口都感觉触目惊心。
 
    还有一个士兵的老婆就是临时医疗所里的护士,他老婆看着他的伤口一边包扎一边哭着骂他不小心。
 
    士兵不耐烦道:“别哭了行吗,给我包扎好了我还要归队呢,阵地都是我们打下来的,这会儿眼看着要胜利了,绝对不能让那群小王八蛋抢功!”
 
    “滚滚滚,赶紧去抢你的功去,回家再跟你算账,”护士给纱布扎了个蝴蝶结,哭着就把丈夫给轰走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