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突破!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军营驻地的警报声越发的刺耳了,几乎半个壁垒都能听见146壁垒作战旅驻地的警报声,居民们拉开窗户偷偷的观望过去,他们听见沉重的跑步声再次响起,壁垒里原本负责搜索任小粟的部队,正向着军营快速集结过去。
 
    有居民惊疑不定,他们听说白天的时候宗氏部队并没有抓到那个闯入壁垒的少年,当时大家还不太相信,毕竟这里可是宗氏的一支整建制部队啊,而对方却只有一个人。
 
    这都抓不住对方吗?
 
    当时提起这事的人说:我姐夫就是146壁垒里的驻军团长,这事是他说的。
 
    结果一大群人也不信,说你吹什么牛逼呢,你姐夫要是团长,那我爹就是旅长。
 
    反正场面乱哄哄的,所有人心里都忐忑不安的觉得,战争已经波及到了146壁垒,也没人真信那年轻人的说辞。
 
    毕竟一支作战旅都抓不住一个孤身进壁垒的敌人,谁信啊?
 
    而此时,他们听着这刺耳的警报声,终于是有点信了。
 
    那个少年不仅逃过了白天的追捕,竟然还胆大包天的直接袭击了宗氏部队的驻地?
 
    任小粟杀了门口的警卫,便立刻提着黑刀向楼上杀去,有人从监控看到他行凶,便立刻冲了下来,楼里也响起了警鸣,一时间整个办公楼都喧闹沸腾起来。
 
    那冲下来的两人在楼梯上便开始警惕着,他们在监控里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敌人的身手好到难以置信,对方杀警卫的时候,连墙砖都抡碎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见到任小粟呢,便看到旁边楼梯扶手映射的阴影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来,往他们脚下扔了一颗手雷!
 
    楼里爆炸声惊起,任小粟可没闲工夫跟这些躲在暗处试图射击的宗氏军官纠缠,若是等对方部队集结将小楼给包围住,那就太麻烦了。
 
    楼里的军官与士兵都在往下冲,还有人则直接在楼梯口、拐角结成防御阵型,静等任小粟送上门来。
 
    可是,这种方法对付普通敌人还行,对付任小粟就显得太弱了。
 
    却见任小粟正快速的逐层清洗敌人,监控室里正在负责监视任小粟行踪的士兵,眼睁睁的看着任小粟快若鬼魅般在楼道里穿梭,举手投足间宛如野兽般凶猛。
 
    监控中,一名军官刚刚拿着手枪从一间屋子里冲出来,结果半只脚刚踏出办公室,一柄黑刀便从他肩膀处劈了下去,手臂连同着手枪一起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少年一脚补上,竟是硬生生将这军官的整个人都踹得不规则扭曲了。
 
    这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呢?人体骨骼可是极其坚硬的!
 
    手雷声此起彼伏,监控室里的士兵看着一个个监控黑了下去,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少年的脚步。
 
    每过几秒钟,便会有一块监控屏幕黑掉,或者是变成满屏幕的混乱雪花。
 
    监控实里的士兵忽然有种看鬼故事的感觉,那鬼故事的小说里,鬼出现之前仿佛也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把猎物心中的恐惧压榨出来,拧出血来。
 
    白天的时候,这监控室里的士兵就听说,外面的兄弟部队没能抓到通缉者。
 
    吃饭的时候大家还在食堂里调侃说外面的兄弟部队也太弱了,抓个人都抓不住。
 
    但现在他亲眼看到对方有多么强横后,才明白,对方这种人在壁垒城市里依靠建筑作为视野盲区,能够做出多么恐怖的事情。
 
    如果没有强大的火力封锁线正面压制,谁能把他怎么样?小范围作战里这少年就是无敌的,必须用极多的数量才能堆死他吧?
 
    等等,对方这时行进的位置已经……监控室里的士兵忽然大惊失色,他一边拿起自己的枪械,一边回头看去,竟正好看到监控室锁闭的大门正被人一刀劈开。
 
    那黑色的刀在钢铁门划出一条狰狞的裂缝,士兵正好从那裂缝看到外面任小粟冷冷的眼神。
 
    他刚才看的太紧张,竟忘了对方已经抵达监控室门外。此时看到对方在裂缝里只露出半张脸的模样,几乎吓的魂都要飞了!
 
    任小粟将锁闭的钢门劈开一条裂缝,当他看到里面只有一人时,甚至懒得再做什么突破了,直接透过那劈开的缝隙扔进去一颗手雷,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以前任小粟身上的手雷少,所以都是省着用的。
 
    但之前他带着尖刀连打掉三个军工厂,那里封箱的手雷之多当属任小粟生平罕见,这会儿就连他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颗手雷可以用……
 
    尖刀连那边压根没人跟任小粟抢手雷用,发现的手雷基本上全都塞给任小粟了。
 
    此时,前线战争为任小粟带来的便利就是,这146壁垒原本驻军是要比现在多几倍的,但现在都到前线去了。
 
    而且平日里驻军营地是常驻两名超凡者的,而现在也只剩下一名,剩下的那个还是宗丞本人,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所以,当任小粟一路向楼上杀去的时候,竟然没遇到什么特别有效的反抗。
 
    毕竟他可以在这栋楼里随便扔手雷,但敌人却投鼠忌器。
 
    这里存放着大量的资料,而且还有大量的宗氏“自己人”,他们还抱有幻想,只要他们有一个人能开枪击中任小粟,那任小粟就废了。
 
    可偏偏一个能打中任小粟的都没有,甚至大部分人连任小粟面都没见到就死了。
 
    而且,办公楼里一半是文职参谋,一小半是配手枪的军官,还有一些则是正常守备力量,这种地方的守备战士是不配手雷的!
 
    血液顺着楼梯向下流淌着,从楼梯侧面坠落下去的血液拍打在地面,还会发出滴答滴答声。
 
    等任小粟冲上了三楼,二楼这里忽然有人从办公室的衣柜里偷偷爬出来,刚才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此时却发现自己说不定有逃跑的机会了,爆炸声已经到楼上了!
 
    这胖乎乎的军官好不容易从衣柜里钻出来,刚走到楼道里就狠狠摔了一跤。
 
    只因为满地粘稠的血液让地面都不好走了,稍微掌握不好平衡都会滑倒。
 
    胖乎乎的军官摔倒时哎呦一声,他喊完便后悔了,这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吧?
 
    不过敌人已经到楼上了啊,应该不会掉过头来杀他吧?
 
    可还没等他放下心来,便看到旁边的阴影里忽然有人扔出一颗手雷来!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