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屈辱的眼泪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原本已经打算离开146壁垒的郑远东还在高楼上站着,感慨人生。
 
    可这人生才刚刚感慨到一半,他就看着146壁垒东边的闸门处开进一支装备极其完整的装甲旅。
 
    郑远东是间谍,重点就是关注宗氏高层决策,以及宗氏重要作战序列的动向,他也没听说过宗氏调了哪支装甲旅来146壁垒啊?
 
    但他很熟悉宗氏,一眼就看到了那支部队的番号,131旅!
 
    这特么不是被宗务带走的部队吗,怎么又回来了?
 
    然后,整个壁垒里的情况,就像是装甲旅追着尖刀连,尖刀连再追着宗氏的残兵败将,大家都开着车,一个比一个慌……
 
    最前方的宗氏部队左冲右突,他们已经被尖刀连打破了胆子,一路从东到西,停都不敢停。
 
    这一跑就是十几公里,眼瞅着都要看到西边的闸门了。
 
    此时西边闸门豁然洞开,似乎是有宗氏士兵玩忽职守,打开闸门跑路去了。
 
    宗氏部队的那位团长哆嗦道:“整个壁垒那么多部队,为什么非要追我们啊。”
 
    有士兵忽然说道:“我听到咱们后方好像还有装甲车和坦克的声音……”
 
    团长顿时更慌了:“啥?178要塞的装甲旅也打到咱们这里了吗?”
 
    他们也看不清后面的情况,更看不到后方部队的番号,而团长在军中已经是很高的职位了,他很清楚附近根本就没有他们宗氏的友军,所以下意识就觉得是178要塞打来了。
 
    仓皇逃窜中,理智思考的能力已经降到了谷底,虽然178要塞打到这里也不现实,但他们没什么思考能力了,146壁垒都被一个超凡者孤身一人打穿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这一幕都给郑远东给看呆了,他亲眼看着这三支部队宛如你追我赶似的,一路消失不见。
 
    “算了不管了,先回庆氏再说。”
 
    如今整个西北都打成了一锅粥,如果想要离开,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尖刀连与装甲旅这边出了壁垒西门,一路朝南开去,前方的宗氏部队都绝望了,这怎么都逃出壁垒了,身后的人还是在追他们?
 
    146壁垒都不要了吗?
 
    这时候张小满他们不敢停车,甚至不敢随便打他们前面的车辆。
 
    双方距离分明很近了,但路就一条,只能够两辆车同时前进,若是前方有翻车堵住了路,那他们就只能被后面的装甲旅挤着打了。
 
    忽然间有宗氏士兵回头看了一眼:“咦,他们开的车好像是咱们的军车吧,那车上的通讯频道应该是通用的?”
 
    团长回头看了一眼,还真是。
 
    他立马让副驾驶的士兵调频,一个又一个频道的试,看看能不能通过通讯频道和尖刀连商量点事情。
 
    果然,调到一个加密频道吼了两嗓子后,对方面也传来了声音。
 
    团长大喜:“后面的178要塞朋友,不要再追我们了,我们这就回家种地去,你们停下来行吗?”
 
    结果对方回答:“不行。”
 
    团长顿时大怒:“非要把我们赶尽杀绝是吗?”
 
    尖刀连战士们面面相觑,然后再看看身后不远处的装甲旅,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前面的宗氏部队吼道:“那我们停车总可以了吧,我们投降!你们178要塞不杀俘虏的对吧!”
 
    张小满急了:“不许停,继续给我跑!你敢停下来我就打死你!”
 
    这特么前前后后就这一条路,旁边都是渣土路牙子,你们一停,不就把我们给堵上了吗?
 
    前面的团长一听这话,顿时屈辱的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咋连投降都不接受呢,还必须跑?
 
    “这特么178要塞的部队是觉得撵着咱们好玩?”
 
    “有可能……”
 
    可就在此时,当他们拐过一个大弯时,终于有士兵看到了后方的装甲旅全貌,他疑惑道:“等等,这后方的装甲旅是咱们的部队啊?”
 
    “什么?”团长惊了,他也顾不得危险,直接探头出去看向后方,装甲旅外部的涂漆分明就是他们宗氏的部队啊。
 
    这团长拿起车载对讲机便嚣张的笑起来:“后面的178要塞部队,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投降吧,明明被我们包围了,在这装什么大头蒜呢!”
 
    结果话音刚落,后面就是一梭子打了过来,吓的团长手又一哆嗦。
 
    对讲机里传来张小满的声音:“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往前开,我们有没有事不清楚,但你们敢停车,第一个有事的肯定是你们。”
 
    这位宗氏团长差点再次留下了屈辱的眼泪,他在对讲机里破口大骂,说什么尖刀连一定会付出代价,后面的宗氏部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尖刀连里,焦小晨坐在卡车的车斗里疑惑道:“等等,其实咱们已经在坦克的射程里了吧,但后面的坦克为什么没开火呢,而且后面的宗氏装甲旅也太安静了吧。”
 
    张小满不乐意道:“他们可不就是有病吗,没病能把咱们两次撵进土沟里却不打?我觉得当时他们就发现咱们了,但不知道为何也不开火。”
 
    这时候任小粟睁开眼睛:“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焦小晨就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奇怪道:“总觉得这事太诡异了一点。”
 
    任小粟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猜测,他指挥道:“拐弯,我们不要再跟着这支宗氏残兵败将了,后面的装甲旅也许根本不是来打我们的,而是来追前面这宗氏部队的。”
 
    忽然间,前方的宗氏部队在后视镜里看到尖刀连拐到了荒野上,那团长一瞬间就有种得救的感动,不过自己像是狗一样被追了这么久,怎么能善罢甘休?
 
    团长对士兵喊道:“他们已经吓跑了,但我们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轰的一声,当尖刀连离开后,后面的装甲旅眼前立马只剩下这支宗氏部队,然后他们的坦克就开炮了。
 
    宗氏团长愣了半晌,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车队最后面,一辆卡车忽然化作一团火球:“什么情况?”
 
    士兵都哭了:“团长,这装甲旅是来打我们的!”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