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宗丞之死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就在北方宗氏方向的战争还在继续时,一辆越野车正疾驰在前往中原的路上,天空高远蔚蓝,大地上的黄土一望无际,车辆身后的烟尘像是长长的流星尾巴。
 
    似乎到了这里,已经远离了战争纷扰一般。
 
    只不过这辆车并没有走大路,而是在某个地方突然转弯,驶入了漫长的山脉之中。
 
    车上的年轻人刻意将越野车给停到极其偏僻的地方,然后下车将车上的行李背包统统拿下来,再将越野车生生推入了一处沟壑。
 
    他这么做大概是为了防止有人发现他的行踪,这年轻人隐匿行迹至此,竟是格外的小心谨慎,甚至为了躲避什么,还千辛万苦的打算翻山越岭。
 
    年轻人将背包背在身后,里面有充足的水源和食物,足够他一路徒步到中原了。
 
    忽然间,这年轻人回首遥望故土,神色中出现了一丝怀念与恨意,总有一天他还会再回到这里。
 
    然而就在这一回头间,山脉方向的一座小山上有人对他笑道:“你在看什么?”
 
    年轻人大惊失色,转身便抽出腰间手枪想要射击,他的模样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
 
    只是他刚转身,身后坐在小山上的人便轻笑着打了个响指,年轻人的神色立马呆滞起来。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李神坛笑道:“这个游戏就叫做我问你答,你叫什么名字!”
 
    “宗丞,宗相,”年轻人回答道。
 
    李神坛愣了一下:“你怎么有两个名字呢,而且宗丞不长你这个样子吧。”
 
    “以前叫宗相,现在叫宗丞,”年轻人回答道:“我用超凡能力给宗相种下了一颗种子,将他变为傀儡。”
 
    李神坛诧异了,就连他也没想到宗丞竟然还有这种能力,那岂不是说只要宗丞给别人种下一颗种子,就等于永生不死了?
 
    而且,宗氏财团的人恐怕从来都没发现过这个事情吧。
 
    在宗氏内部,宗丞和宗相同样也是竞争关系,毕竟家主只有一个,总会有人失败,有人成功。
 
    宗丞宗相两人同属大房,之前还有三房四房的人想要从他们两人之间挑拨离间,可是他们想不到的人,宗丞早就把宗相控制起来了。
 
    而且,宗相就像一个正常人似的生活在宗氏,竟然也没人发现。
 
    这能力太过诡异了一些,若是有其他组织势力的领袖被宗丞控制,岂不是被他轻而易举的颠覆?
 
    虽然宗丞能够控制的人数有点少,但这能力中竟是还有其他变化,这倒是李神坛也没想到的事情。
 
    李神坛问道:“你还有其他的种子吗?你控制的每个人都一样吗?”
 
    “没了,”宗相说道:“种子是极少数的,只有长期控制固定人群,才能从他们身上汲取精神力结成种子,还有一颗种子,却没来得及用。”
 
    “那就好,”李神坛笑了起来:“和你这样的人有类似的能力,还真是耻辱啊。”
 
    说到这里时,宗相神色中闪过一丝愤怒与挣扎,似乎要醒过来一样,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便又被李神坛给压制下去了。
 
    李神坛的能力,仿佛天生便克制宗丞这样的精神控制类超凡者一样。
 
    李神坛又问了一些关于宗氏战争的事情,例如宗氏已经危机四伏,没有可以和178要塞抗衡的能力了。
 
    又例如131旅进入146壁垒后,闹了个大乌龙。
 
    李神坛无奈的笑道:“竟然没帮上忙,还差点帮上倒忙?不过听起来还挺有趣的样子……”
 
    对于李神坛这种人来说,有趣便是如今他生活的意义了。
 
    “好了,”李神坛想了想说道:“结束问话,你可以自我了断了。”
 
    话音刚落,宗相神情中骤然扭曲起来,似乎有不甘心和愤怒在不停的交替,李神坛叹息:“看来我还不够强,竟然还没法让超凡者做出生死抉择。”
 
    说着,李神坛拈起一枚石子击穿了宗相的眉心,至此,宗丞才算是彻底死亡了。
 
    旁边的司离人看着宗相的尸体见怪不怪:“神坛哥哥,咱们现在去哪?去178要塞吗?”
 
    “不了,”李神坛摇摇头:“我觉得任小粟很可能马上就会离开178要塞部队,那里不是他想去的地方,起码现在还不是。”
 
    “那咱们去哪?”
 
    “去做点更有意思的事情吧,”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他看向司离人背后的箱子然后调侃道:“当初某人说你是扁担,我还不信来着。”
 
    司离人皱着小鼻子:“我不是扁担,不许叫我扁担。”
 
    “好的,小扁担。”
 
    李神坛转身向中原走去,此时胡说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
 
    北方的战事还在继续,宗氏的前线司令宗应在得知146壁垒出事之后,立马将宗氏的前线将领全都召集起来开会。
 
    只是当那些将领一进指挥部,便立刻被人控制住了,而后宗应则安排心腹开始收编之事。
 
    宗应手里的部队,是这些将领中最多的,其他将领也没想到宗应竟然会如此果断,也如此的狠毒,竟在146壁垒出事之后第一时间将他们控制住。
 
    宗应对这些人说道:“如今正值宗氏危机关头,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所谓的团结,就是一切以他宗应马首是瞻。而大家现在都被控制住了,想不团结都不行。
 
    宗氏将领们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宗氏高层刚死伤过半,宗应便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只是有将领不明白:“可如今我们战败,就算你宗应控制了所有的前线部队,不还是打不过178要塞吗?”
 
    “我们向北走,”宗应说道:“必须继续往146壁垒以北行进,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要在北方修养生息,以待卷土重来的机会。”
 
    将领们惊了,这宗应竟是打算带着大家去北方草原上吗?完全放弃他们现在已有的一切?
 
    不仅仅如此,宗应还打算带着这些前线部队一路向北方劫掠,将所有宗氏壁垒变为废墟,将壁垒里一切值钱的东西统统带走。
 
    至于这么做以后,壁垒居民怎么办,那是178要塞该考虑的事情。
 
    “该如何摆脱178要塞的追击?”有人问道。
 
    “自然有宗兴帮我抵挡,再往北走170公里就是府治桥,过了桥我们炸掉桥梁,时间就足够我们撤退了,178要塞搭建浮桥毕竟需要几天时间,”宗应说道。
 
    宗兴是宗氏里为数不多的老将了,当大家都萌生退意的时候,宗兴却依然坚守阵地,寸土必争。
 
    平时大家都不怎么待见这位老将,这位老将也不太待见他们这群年轻将领,总觉得他们这些年轻将领对家族的归属感太低了。
 
    但宗应言语之中,已经决定了宗兴的结局。
 
    宗应看向那些宗氏将领笑道:“战争总需要牺牲,当然,是别人的牺牲。”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