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挣脱命运!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本来任小粟进入63号壁垒,那纯粹就是想看看热闹而已,毕竟他完成了A级任务又没有什么奖励,而这安京寺和火种公司结仇明显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他才不愿意卷入这种是非之中。
 
    可偏偏那个火种公司的高级作战序列成员要装这么一下,还直接派人来杀他,这就有点不能忍了。
 
    任小粟收起狙击枪重新转移位置,一边离开还一边观察咸阳路方向,这时他赫然看到一位坐在路边给小孩煮糖画画的老者,突然将手里的勺子伸入锅中,舀出一勺满满的黄糖,紧接着手持大勺在面前的铝板上迅速泼洒绘画起来。
 
    只在眨眼间,一只栩栩如生的孔雀便画好了,紧接着那铝板上的糖孔雀忽然抖起了羽翼,竟一下子从铝板上脱出樊笼,飞上了天空!
 
    那用糖稀画成的孔雀,竟是变成了真的。
 
    天上的孔雀通体呈琥珀色,转瞬便扑到了凌晨小队剩下三人的面前。
 
    而老者手上动作未停,竟又伸手舀了一勺金黄璀璨的糖稀,再在铝板上画出一条龙来!
 
    任小粟惊了半晌,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超凡能力,但凭心意可画万物,只要你自己心中相信那是活的!
 
    之前他用瞄准镜观察的时候,还以为对方只是个寻常的手艺人,还有不少小孩子去买过这老者的糖画,当时也没什么异常。
 
    而现在却向任小粟展现了超凡者世界更加瑰丽的一面!
 
    在视野中,那头琥珀色的真龙并未去攻击凌晨小队,而是紧紧的护卫在了老者身旁,此时老者已经开始画虎了!
 
    不过任小粟觉得老者可能已经快要趋近极限了,他画虎的动作格外艰难。
 
    就在此时,旁边民居楼房的窗户里忽然跳出五人,将那老者团团围住,任小粟惊愕了,这也是火种公司的后手吧。
 
    只是刹那间,任小粟便意识到火种公司那一支凌晨小队当诱饵,其实就是为了要抓捕这次过来围剿他们的超凡者!
 
    整个壁垒联盟里,所有人都知道火种公司对于超凡者格外的感兴趣,任小粟更是真正直面过凌晨小队的人,对方要的是超凡者的基因片段,他们要造出更强大的人类,这就是他们的进化之路。
 
    所以,这个任务表面看起来是安京寺要围剿火种公司,实际上却是火种公司为超凡者布下的杀局。
 
    在西南的时候,虽然也有火种公司存在,但庆缜明确表示了对火种公司的反感,甚至直接跟火种公司打了一场硬仗,把对方赶出了西南。
 
    所以西南地区的火种公司力量是非常薄弱的,他们的敌人是整建制军队,还有极擅打仗的庆缜。
 
    到了中原,这里才是火种公司的主场!
 
    而且,那些改造过基因片段的火种公司战士,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对方有着稳定创造超凡者的方法,这是其他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不对,只有青禾集团可以比一比,但青禾集团的超凡者数量似乎也不多,而且并不太关心资源的争夺,平日里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也没什么政治主张。
 
    任小粟此时已经跳到一个新的楼顶,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在楼顶之间穿梭,那是追击他的火种公司成员。
 
    对方在越来越近。
 
    整个63号壁垒都已经乱了起来,街道上本来在享受夜生活的居民因为听到了枪声,于是快速的尖叫着逃离刺杀现场。
 
    夜色乱了,就连那五彩缤纷的霓虹也显的突然压抑逼仄起来。
 
    但这一刻任小粟忽然站定,重新具现出黑色的硕大狙击枪来,瞄准了那老者身边围上去的火种公司成员。
 
    因为逃命时快速运动的缘故,任小粟的心跳开始加快。
 
    深呼吸。
 
    当狙击手开枪的前一刻,身体的所有激素、血液、肌肉、心脏都要为了意志而服务,就连纷乱的夜空也要凝结。
 
    嘭的一枪,任小粟扣动了扳机,枪口迸发了浓重的烟火气,子弹在经过枪口螺旋式的膛线后开始急速旋转,裹挟着巨大的动能。
 
    膛线中,下凹的叫做阴线,上凸的叫做阳线,那黑色狙击枪管里,完美的缠角与缠距让子弹出膛的一瞬间便旋转起来,并让子弹以巨大的动能来挣脱外界的束缚,射的更准,也射的更远。
 
    仿佛挣脱命运!
 
    长长的子弹穿越了两栋大楼的间隙,来到一名火种公司成员的面前,旋转的子弹在肌肉里迅速穿透而过,可子弹与肌肉摩擦的力量将伤口硬生生拧成了破棉絮一般!
 
    死亡!
 
    瞄准镜中,咸阳路上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的年轻人,正挥手隔空拧断了路边金属的路灯杆子,以此悬浮于身边作为武器。
 
    可还没等他驰援老者,却发现有狙击手在帮他们杀人。
 
    年轻人愣了一下便在自己带着的耳麦中问道:“我们还有派其他狙击手么?”
 
    “没有,只有一个A级狙击手接了任务,但已经死了,不过刚刚那个开枪的狙击手还帮他报了仇,”耳麦中有人回答道。
 
    “那就奇怪了,这狙击手从哪来的?”年轻人望向子弹来处,可那栋楼上已经没人了。
 
    骤然间,那栋楼顶再次闪过三个人影,年轻人在耳麦中急促说道:“我先把咸阳路上的火种公司解决掉,7点方向的那个狙击手正在被三名黄昏小队成员追杀,是否有人能去营救?”
 
    “来不及了,他距离我们太远。”
 
    大家都不再说话,因为距离的关系,他们只能祈祷那位狙击手运气好一些,不要被火种公司抓到了。
 
    战局混乱,即便是安京寺也没法完全弄清楚战场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世上像庆缜那般运筹帷幄的天才并不多,大多数人的战斗都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管是安京寺,还是火种公司,都是如此。
 
    只不过,他们两家谁都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狙击手,成为了那个改变局势的关键点。
 
    而此时任小粟一路向西逃窜,频繁的跳跃在各个楼顶之间,但下一刻他忽然不跑了。
 
    不是跑不动了,而是他不想跑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