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文理偏科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曾有人说,人类的五感在被关闭其一之后,其他的方面就会有些许增强,所谓五感,就是形色声味触。
 
    但人体不止有五感,还有传说中的第六感,也就是灵魂。
 
    有人问,人是否真的有灵魂?人是否真的能够以魂体形式存在,甚至那魂体有着足够影响现实的能力?
 
    曾有人试过,他逐年封闭自己的味觉、听觉、视力等等。逐一关闭之后,晋升的五感就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就仿佛那些被废掉的五感,都集中在了一感之上,触觉。
 
    然后他在情绪波动最剧烈的那一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就是结束了触觉。
 
    有人说,从那一刻起他将以第六感,也就是灵魂的方式存在着,但谁也没印证过这个事情,而且也没人见过那位狠人的灵魂。
 
    回到当下的事情里讲五感,有些人瞎了之后,听力就会变的特别厉害,但这不是普遍的,反倒是盲人的记忆力要普遍比正常人好上一些。
 
    说书先生就是那种听力和记忆力拔群的类型,所以小鹿给任小粟说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
 
    现在,孙女竟然瞒着自己给外人说悄悄话了……
 
    任小粟吃完饭就慢慢悠悠的朝自家走去,如今他在集镇上也算是熟悉的面孔了,但大家对他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有钱”上面。
 
    之前不止是流民过来寻求帮助,半夜也会有特殊职业找上门,问他要不要服务,但都被他拒绝了,甚至有时候连门都不开就把对方赶走了。
 
    至于小鹿说的闹鬼……他确实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家门的门锁是完好无损的,任小粟拿钥匙把门打开,径直朝后院里走去,结果就看到院子里有五个人躺在地上,然后一地的碎土豆……
 
    这五个人都是普通人,也早就被土豆射手给打断气了。
 
    不过任小粟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眼瞅着院子里的骨刀散落了好几把,若是普通人在院子里恐怕早被这些人杀了。
 
    集镇上都知道任小粟有钱,所以时不时的家里就会进点小偷,以前任小粟都是自己动手的,然后装进收纳空间里带到荒野上埋掉。
 
    而现在就省事了,土豆射手全都能帮他搞定。
 
    所谓的闹鬼事件,大概就是这些人翻入后院之后,被土豆射手打得嗷嗷乱叫的声音吧……
 
    让任小粟自己想想,也觉得当天夜里一定格外的渗人。
 
    集镇上新设立的招工处,工钱给的很高,干的活就是修路。
 
    178要塞与王氏财团已经达成了合作,这中原的路,马上就要修到西北去了,一条供汽车行驶的快速路,还有一条则是通往原宗氏壁垒的铁路。
 
    铁路没法再往更深处的西北腹地修了,因为冻土的关系,建造难度太大,而且维护成本也太高。
 
    结果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再次接到短信:目标61号壁垒内,灵宝路137号居民楼内火种公司凌晨小队,疑似隐藏黄昏小队伏击,A级,酬劳100万,接受5人以内协作,并均可获得一次使用安全屋的权限,遭遇追杀时可获得我方保护。
 
    任小粟愣住了,这任务与之前63号壁垒的任务极其相似,而且安京寺直接提高了任务等级和酬劳,之前是允许3人以内协作,现在则直接变成了五人。
 
    其实协作不协作都是虚的,意思就是,这个任务有五份酬劳!
 
    看来安京寺现在要跟火种公司死磕上了啊,竟然这么快又再次发布了针对火种公司的任务,这两大组织,忽然就有种不死不休的感觉了。
 
    也可能是因为之前被埋伏的缘故,让安京寺打出了真火,非要把火种公司从王氏财团的地盘上清洗出去不可。
 
    可这次任小粟不打算去趟浑水了,他发现甭管自己是看热闹还是怎么的,每次打算置身事外,结果事情都会主动找上他。
 
    之前在63号壁垒里闹出的动静太大了,万一安京寺和火种公司一起找自己,那就有意思了……
 
    而且,安京寺这任务立马刷在61号壁垒里,搞不好就是想找出自己来呢?不然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所以,任小粟索性就在家里补起觉来,到了傍晚的时候,壁垒里忽然传来枪声,甚至还有炮火的轰鸣声,直接把任小粟给吵醒了。
 
    但他就跟没事人似的,跑去小酒馆吃晚饭了,到了酒馆里的时候说书先生正在休息吃饭,饭也没什么特别的,就一碗裤带面。
 
    任小粟笑道:“小鹿呢?”
 
    说书先生都没这话茬,而是反过来问道:“你不去壁垒里看看?”
 
    “去那干嘛,不想趟那个浑水,”任小粟乐呵呵对伙计说道:“给我也来碗裤带面,多放辣子,听说你们买了新下来的西瓜,切一个过来,我跟老爷子吃点。”
 
    说书先生用他浑浊的眼睛“盯”着任小粟:“你趟的浑水还少了?”
 
    “那都是生活所迫,”任小粟笑道。
 
    就在此时,说书先生忽然问道:“问你个问题,一个西瓜分成三块,每块都是0.333对不对?”
 
    任小粟愣了一下:“对啊。”
 
    “那0.333乘以3,等于0.999,我问你,剩下的0.001去哪了?”说书先生平静问道。
 
    任小粟想了一会儿:“在刀上?对,在刀上呢!”
 
    说书先生顿了半晌:“你果然文理偏科……”
 
    任小粟神情忽然一肃,刚才纯属插科打诨,他还不至于连小数点后无穷尽的道理都不知道。
 
    可现在,所谓文理偏科一说,不正是从西北传过来的吗,而说书先生提起这个明显意有所指。
 
    任小粟平静问道:“老爷子知道我是谁了?”
 
    “人们老说不是猛龙不过江,可这世上的过江龙哪有那么多?”说书先生把碗里剩下的面条全都扒拉进嘴里:“我警告你,你这种危险人物少来招惹我孙女!”
 
    就在此时,小鹿忽然从后院里抱着西瓜进来了:“阿爷,伙计说你要吃西瓜?我都给你切好了。”
 
    说书先生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这西瓜哪是给自己切的!?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